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八章 警报
    “恩,你别告诉我,你遇到凶手了。”

     “你还真说对了,今天出去遇到一个老和尚,叫什么参叶,看起来很牛B的样子,他说他坐一号车,一号车里应该都是很牛B的人吧?”

     “参叶大师?你怎么会和他认识?他袭击的你?”

     “恩,大师?他真的很厉害啊?”

     林娇无奈的扶了扶额头。

     “不是厉害可以形容的,能力者宗门中,佛宗北门的两大长老之一,无限逼近无我界的高手,换算成我们的标准,就是七阶能力顶峰。他怎么会对你动手?而且如果是他,你应该坚持不了几个回合才对啊。”

     “七阶能力?我的天,那不上天了?”想想自己的二阶能力,张继浅不敢想象七阶能力是什么样子。

     “不知道,我可不是能力者。你自己是二阶嘛,往上想想看?”

     这个问题和林娇谈等于对牛弹琴,张继浅一时间沉浸在对七阶能力的震撼里。林娇看张继浅不说话了,又把刚才看的书拿出来继续翻翻。

     这样坐了不知道多久,张继浅才回过神来,动了动脖子,发现自己都坐的僵硬了。看张继浅又活了,林娇也把手里的书合上,头顶的小灯不是很亮,看书时间长了眼睛会很疲惫。

     “想明白了?”

     “没有。”张继浅摇摇头,“我可能一辈子也想不明白,还是不去想了,现在几点了?”

     “九点一刻。”

     “才九点啊…”

     虽然虫子降临已经一年多了,然而习惯了旧时代生物钟的人们还是没有改过来之前的作息习惯,迎接他们的只有漫长又无趣的黑夜。像张继浅,在加入了军武后,看着可以彻夜亮着的电灯,竟然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大巴车设计的比普通的巴士宽敞很多,椅背可以调低不小的角度,半躺在上面还算舒服。车里已经有一半人躺着睡觉了,另一半都在车外面。

     几辆车围成了一个圈,中间的营火已经熄灭,取而代之的是几盏营地灯,亚克力板做成的灯罩罩在上面,把光收拢在很小的一个范围里。

     三三两两的人坐在营地灯边上,彼此都没说什么话,也许是刚才漫长的时间里已经说完了,而且大家都不熟,没什么可说的。

     看见张继浅和林娇下来,一个战士很快拿了两个厚垫子过来。

     “谢谢谢谢,哎,兄弟你等等。”张继浅从兜里掏出一盒小熊猫,抽出两根递给战士。

     “哟…这,这我不能要,太贵重了。”

     “拿着拿着,交个朋友了。”张继浅把烟硬塞到小战士手里。小兵喜滋滋的摸着两根烟,走的时候都忘记打招呼了。

     “没看出来,你还会这个。”

     “我不抽烟啊,揣一盒就是送人的。”

     “我说的就是这个啊。”

     “她们怕我去京基地,不太顺利吧。”

     “莉莉教你的?”

     “你怎么知道?”

     “这还用猜,”林娇笑了笑,“这样做也对,省去不少麻烦。”

     车子外面没空调,也没有风,比车里热的多,却不像车里那样气闷。几个战士已经把垫子铺在地上准备睡觉了,装甲车里热的如同蒸笼,是待不住人的。外围的战士开始守夜,而里面的战士睡的很实,这是难得的休息时间,睡上几个小时后,就要站起来换岗,把警戒的战友替换下来。

     在车子下面,张继浅第一次看到了侦察机是回收和起飞的过程,四个旋翼的侦察机非常灵活,如同受过训练的鸟儿一样,几乎是降落在操作员的手上。

     “是不是很震撼?”

     “恩,第一次见玩航模玩到这个程度的。”

     “他们都说军区的技术尖子,也是这次旅程中最累的一批人。这样的骨干精英比较少,而且去了京基地就回不来,滨城进去也不愿意放走。所以这次跟车队一起走的就两个,两班倒,几乎得不到休息。”

     “真不容易啊…”

     “每个人都不容易。”林娇理了理头发,目送着无人机悬停、攀升、飞远。

     在外面坐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回到车里。把耳机插上听会儿歌儿,很快就有了困意。听见张继浅有了鼾声,林娇才把手里的书合上。车里很静,林娇和他靠的也很近,可以听见耳机里传来的是陈奕迅的一首爱情转移,挺老的一首歌。

     早上五点多,天刚蒙蒙亮,张继浅就被车子的震动搞醒了。看看窗外,前面的几辆车已经出发,而自己这台车也要上路了。身边的林娇也醒了,正对着小镜子梳理着头发。

     “这么早啊?你几点醒的。”

     “我早就醒了,刚才车长已经过来通知过要出发了。”

     “我怎么没听见,这么早就发车?”

     “我看你睡的沉,就没打扰你。清晨的时候虫子活跃性最低,车长说前面有虫潮活动,路况也不太好,昨天没敢走,趁着清晨冲过去。虫潮规模不小,如果不小心惊扰到了,最差的情况就是咱们往滨城市逃亡了。”

     “…”

     张继浅没想到,这才刚出发,就要面临着可能打道回府的命运,情况比想象中还恶劣的多。

     公路的状况确实越来越差了,连这种大直径的轮胎,有时都会感觉到颠簸。张继浅朝下看了看,车轮下的地面已经称不上是路,充其量算是平坦一些的地面罢了。

     幸运的是看起来没引到什么虫群,已经十点多了,车队还在前进,没有掉头。到了午饭时间,车长宣布要继续朝前开,避开一个小规模的虫群,没有时间停下做饭,每个人发了一份单兵自热食品。

     这种食品的米饭有些硬,即便是用热水泡了很长时间也是这样,林娇没吃,把自己的那份给张继浅了。

     “吃点吧,晚上不一定什么时候吃呢。”

     “这种米饭好硬,我吃了总是胃疼,没关系,我包里有吃的。”

     林娇从背包里掏出几份零食来,张继浅讶异女生真是什么时候都能搞出这些小花样,之前在基地,张继浅在供应社里看过这种新时代的零食,价格还不便宜呢。

     平静没持续太久,零食刚刚吃完,车上的广播就响了起来。

     “虫袭,各车辆注意。”

     只有这简单的一句,就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