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关键时刻
    没有其他的强化系能力者了。剩下的战士并不适合于进行这种战斗。以元素系来说,二阶的念能力火焰推射,烧死两三只虫子,就足以耗光一个二阶能力者的念气。至于低阶的放出、操控、幻化系能力者,与虫子战斗时则更加无力。

     能够依靠的,也只有几支步枪和火箭弹了。

     机枪手换了一个,机枪弹鼓还剩下两个,王勇压着不让打了。95式步枪的威力更弱,车上几次险象环生。弹夹一只只的打空,终于是穷途陌路了。

     “车里还有没有强化系能力者了?”王勇沙哑着嗓子问了一句。

     一片沉默,谁都明白在车棚上挡着虫子,意味着什么。

     “没有了么?强化系能力者,有没有?”

     依旧是沉默。张继浅不知道车里每个人的身份,一些是旧时代的官员,一些是技术员和能力者。这两种身份的人相对不值钱,真正的大人物都坐在前几辆车里。

     哎,王勇在心里叹了口气。车里所有人的资料他都有,除了军武的战士外,这辆能乘坐90人的装甲大巴车中,有7位能力者,其中两个人是强化系。

     王勇不想指名道姓的让那两个强化系能力者去,这是一个死局,不站出来大家一起死;站出来的话两个人有危险,却能为更多人争取一线生的机会。可是这风口浪尖,没有人愿意站上去。

     强制么?用枪指着他们?这一瞬间的王勇忽然有些疲惫,比刚才在车棚上战斗最激烈时还疲惫。

     “队长,我上去吧!”

     “你上去有啥用?老实坐着吧。”王勇扒开挡着自己的小战士,自己又开始往车棚上爬。所有人都看得出,这位军武的大个子已经是油尽灯枯了,上去也不过是一个死字。

     “队长!!!”战士死死的拦着王勇,怎么能看着自己的队长,以这个状态再上去拼命?

     “喊什么?执行命令吧。”

     “队长!咱们死就死在一起了,咱犯不上…犯不上再这样啊!”

     “是啊,一会走不了了,咱们一起拼了,死也就死了!”

     几个战士纷纷围过来,拦着王勇不让他上去。

     “都走都走,拼个屁,你们能拼几个?老子还不想死呢,我没事儿,让开吧。”

     战士们不依不饶,这个情况去了也是送死,难道眼睁睁的看着战友拼死在上面?

     车棚上的重机枪声音戛然而止,没有弹鼓了。

     “王队长,我去吧。”

     所有人的目光刷的聚了过来,之前没有谁注意过这个坐在后排的年轻人。

     “你一个操纵系的,上去了也是送。”

     “我是元素系。”

     张继浅没说别的,爬上了上面的观察位。车子的速度已经开到最大,然而没有机枪压制的虫群跟的更近了。

     王勇把射击位的战士拽下来,自己上去瞅着张继浅怎么搞。

     水箭,张继浅唯一的倚仗。运气念气,淡蓝色的元素系念气光辉在身上腾起。来了!一只格外巨大的甲虫正好跃上车来。激动之下,张继浅一连甩出三道水箭去。

     水箭的冲击力不如枪械,然而念气似乎对虫子有着异乎寻常的克制作用。

     “一发就够了!”

     张继浅回头看看,王勇坐在射击位上给自己掠阵。

     “一发就够了,这个好像比枪好使。”

     张继浅沉下心来,一次一只水箭去解决爬上车来的虫子。如王勇所说,一发水箭就可以把种子打下车去。

     滨城市指挥中心。

     “将军,这!”

     画面上,张继浅用水箭解决虫子的视频引起了不小的震撼。在高机位上看不清一道道纤细的水流,只知道本来已经被逼到绝境的大巴车,在换上这个年轻人后又迎来了一线生机。明明已经咬住屁股的虫子,就是上不到车上去。

     “是能力者!”

     指挥车操作员把无人机镜头的距离拉近,张继浅的一张脸同时出现在滨城市和车内的两面屏幕上。

     画面刚切过来,滨城市的信号就断掉了,车队已经行驶出了画面信号的传送范围。

     “查一查四号车的名单,进行数据对比,看看这个人是谁!”

     “不用了,我知道是谁。”杨成武阻止了身边高级参谋的命令,“刚才那一段视频保存起来,列为A级保密文件。”

     是张继浅,那个在军武基地为了几个士兵和自己对峙过,后来成了符文师的小子。

     四号大巴里,车里的战士兼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机枪支援的情况下,上面这个家伙愣是自己一个人把虫群挡在后面。他是几阶能力者,能力究竟有多强?

     更惊讶的是王勇。对于低阶能力者的能力,他是知道的。单论杀伤力,元素系能力者确实强大,然而这样高频率的释放念能力,一般的元素系能力者早就念气用尽了。可前面这个年轻人愣是坚持了几分钟,而且看起来虽然吃力,但仍能撑住的样子。想要有这样的水准,只要也是四阶高阶的高手才能做到。换了赵新宇中校,也不会做的比这个年轻人更好。

     张继浅咬着牙,拼了命的催动着体内的念气。水箭的消耗不大,但依然不是可以无限释放的念能力。可现在已经没有退路,自己一旦撑不住,迎接全车人的都将是死亡。

     好多次觉得自己要撑不住了,强大的毅力愣是让他坚持了下来。体内的念气越来越稀薄,然而却有一种欢呼雀跃,汹涌跳动的感觉。张继浅知道这是要突破了,在这样一个紧要关头,却迎来了自己能力的突破,真不知道是该喜该悲。

     一个走神,一只虫子就跃了上来。张继浅刚想动用念气,身后一个红色的罐子就飞了过去,正好把跃上来的虫子砸飞。

     那是一个车载的灭火器,身后的王勇手里还掂着一个。

     “撑不住就下去,车上不是就你一个男人!”

     张继浅也不逞能。这个时候要是能成功突破,说不定新能力可以给自己带来一点转机。

     “给我几分钟!”

     张继浅一头从上面载下来,找了一个座位就坐下来开始进入冥想般的提升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