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变异松鼠
    没有鲜血,没有尸体,那个胖子应该被救走了。算算军武的救人效率,张继浅的心稍微放下来一点。

     重新测定方向,张继浅再次上路。

     北国的春天,并不算暖和,即便是到了春末,倒春寒也经常逼着人们重新把棉袄拿出来。

     可是现在,走在树林里,张继浅却意外的有些闷热。也许是脸上挂着的防护网,也许是因为扎紧了的裤管和袖口。他十分想把领子拉低一点,但理智告诉他不要这么做。

     林子里的树不算密,在滨城市这种旧时代人眼尚算稠密的城市,周边早已没有什么“深山老林”,只不过地下的灌木好像太多了一些,还有很多草。张继浅甚至觉得有些草在揪着他的军靴。

     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不一定哪一下就会踩进坑里。张继浅已经踩塌了一个蚂蚁窝,黑蚂蚁如喷泉一样涌出来,吓的张继浅一口气蹽出好远。

     找到一小片裸露的岩石区,张继浅才有功夫翘起二郎腿,在阳光下把靴子上的蚂蚁清理一下。这种黑色的大蚂蚁死死的咬着特殊材料的军靴,一对牙齿能咬紧表面的皮革里去,身子被揪掉了也不松口。把鞋面上的蚂蚁拽光,上面还能留下十几个蚂蚁头。

     拿出军刀把这些黑色的小脑袋都刮下来,张继浅觉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虐待昆虫这种事儿小时候也干过,不过长大了,大部分人对于昆虫都有一种本能的惧怕,张继浅也一样。

     刮着刮着,张继浅觉得有些不对劲。向四周看了一圈,静静的林子,什么也没有。只是,好像太安静了有些。侧耳倾听,一丝响动也没有,林子里从来没有这么寂静过。

     张继浅把枪掏了出来。相比“黑星”等警用型号,92式的15发弹容量不算少,加上额外的两个弹夹,在张继浅的计算里,应该已经足够应付一般的局面。对过去从未摸过枪的人来说,第一次把沉重冰冷的握把握在手里,带来的是强大的安全感。武器,对恐惧的人来说,无疑是相当有效的一种鼓励形式。可是现在握着枪,张继浅却没有当初那种安全感了。

     也许是昨夜轻机枪的尖啸,还有那慌张之下的连续两发信号弹,让这个初上战场的人有点没底。

     窸窣~

     在树上!敏锐的听力立即让张继浅知道了危险的来源。哪一棵?看不见,也听不清。声音的来源迅速的转移着,在附近的几个树干之间来回穿梭。是一个,还是很多个?也不知道。张继浅又想起训练第一天,王新超哼了一句,被打了两棍子的事儿。如果是教官,一定能够知道吧。还是实力太弱啊!

     御!浅蓝色的念气将身体包裹起来,一枚水箭已经扣在手里,张继浅闭上眼睛,更仔细的去感受声音的位置。渐渐的,已经可以跟上声音的节奏。是一个对手,而不是一群。动作很快,交错的树枝对他完全构不成障碍,张继浅渐渐已经可以跟上它的速度,也慢慢找到了他暂停的规律。

     正当张继浅想射出水箭时,林子里更大也更清晰的声音传过来,这次的声音慢的读,动静也更大。又来了新的变异生物么?

     手枪锁定声音的方向,灌木丛被扒开,一张还算熟悉的练出现在视野里。看着瞄着自己的手枪,对方的反应也很快。

     “自己人!别开枪!”

     砰!张继浅的枪口冒着硝烟。被瞄的人呆了几秒,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伤口。张继浅把枪收起来,过去拽了呆住的人一把,在他身后的位置捡起一只松鼠。

     “你他妈吓死我了,打个招呼不行么!说开枪就开枪!”

     “我不开枪,你可能就死了。”

     张继浅拿根树枝扒拉着这只体型足足有旧时代同类三四倍那么大的松鼠。

     “见过这玩意么?”

     李歆同摇摇头。

     张继浅拿树枝扒拉开这只大松鼠的嘴,两根和牙签差不多长的尖牙呲在那,还保持着要咬人的样子。李歆同拿手指捏了捏那两根利齿,又嫌恶心松开了。

     “松鼠不是群居的吧?”

     李歆同又摇摇头。张继浅叹了口气,没办法,大部分旧时代的人对这些自然里的知识都一无所知,张继浅自己也不知道这种东西是不是群居的。

     “走吧,太危险了。”

     两个人边走,边说着下来后的见闻。李歆同的位置比他还靠西一些,不过他说那边的路有些不好走,他就越走越偏,最后和张继浅遇到了。除了一条火腿肠那么大的毛虫,李歆同没遇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如果不算这只松鼠的话。

     张继浅把昨天晚上听到枪响和今天早上去那里探查的事情说了,听的这个小个子男生挺害怕。李歆同的武器是一把警用手弩,射击课糟糕的分数让这个男生没有选择枪械。

     有了同伙,孤独的感觉少了一些。两个人轮流在前面开路,继续朝南面走去。与此同时,大部分学员也都遇到了自己的麻烦。在某个半山腰的停机坪上,齐彪边嗑瓜子,边盯着屏幕上代表学员的光点。

     “老齐,是不是过了点儿。”

     “过?哪一届军武新兵考核,不比这次严格。”

     “这次情况不一样么不是,各个方面都在招人,学员本身就少,这才一晚上就两个人退出。”

     “哦,那你那意思是,遇到几只蚊子就拿班用轻机枪乱突突,最后还把信号弹打出来的玩意,也应该往军武里塞?”

     “也不是那个意思,但可以先吸收进来,慢慢培养嘛。”

     “扯淡,你见过军武把怂蛋培养成战斗英雄了?跟他们今后要面对的任务比,现在的都是小儿科,这一关都过不去,出去说是我这带出来的,丢不起那人。”

     “可是…”

     “别和我争了,看看这个吧。”

     齐彪把一份战报扔给老杨,也就是和他说话的中尉教官。

     “怎么会这样?”

     齐彪嗑着瓜子,没搭理这个一脸震惊的同伴。

     这是一份战损报告,新广州基地的军武新兵实战训练,在一处林地里遭遇变异蛙群,已经完成考核,准备乘直升机退会基地的十二名新兵学员,连同两名带队教官被啃成了白骨。十二名学员里,有四名学员死在远离人群的地方,身上还有装满子弹的弹夹。而教官与剩下的八名学员子弹都已经打光,一名绝望的学员最后引爆了身上的手雷。

     如果这四个胆小鬼不走,这一队新兵连同教导员,应该可以撑到五分钟后的救援,然而没有如果。

     虽然是新兵学员,然而上过战场、受过伤的老杨知道,这种等同于背叛的行为有多么可恨。看着手里的报告,最后也没和齐彪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