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忧虑
    是一只大猫?张继浅离栅栏近了一些仔细看了看,发现还真是一只猫.

     虽然自己不是搞生物的,但是猫和虎总是分的出来的。铁柜里的确实是一只猫,只不过体型太大了一些。几层楼高的仓库里还有几个其他的大铁柜,都蒙着军绿色的帆布。

     几个专家还在窃窃私语,忽然一众士兵都立正行礼。二楼仓库入口的铁楼梯上,下来一个穿着军武战斗服的军官。

     “这个是军武总教官杨成武,也是军武总部在滨城市的负责人。幻化系六阶能力者,负责能力者士兵的训练,算是你的长官。”

     “我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臭小子,不用整那些没用的,你是研究院的人。”

     杨成武边朝这边走,边上的一个军人正给他介绍情况。

     “发现这些的是第三师下辖部队的一个班长,他当时正带一个班在保护一批气象人员去检修一个失灵的数据收集器,在墙外二十五公里左右的地方发现的这个。最开始的时候是一只小的,有强烈的攻击性,班长下命令开的枪。”

     “恩,专家们看过了么?”

     “都叫过来了。”

     “你把那个班长给我叫过来。”

     “已经牺牲了,还死了一名气象局的工作人员,两个战士受伤,正在隔离治疗。”

     “后面的事情你来安排,别让家属寒心,注意保密工作。”

     “明白。”

     杨成武和那名军官加快脚步,很快走到了几个大铁柜前。路过几个科学家身边,杨成武颔首打了个招呼。

     在第一个柜子前停了下来,里面的大猫看见外面有人靠近,又开始一次次的用大脑袋撞击着玻璃,锋利的爪子已经把玻璃的很多地方划花了。杨成武眯着眼睛看了一会,指了指剩下的几个柜子。

     “这些都掀开。”

     “教官,有点血腥,要不要专家们回避一下。”

     杨成武摆摆手手。

     “不用,他们见这些见的比你多,掀开吧。”

     几名战士跑过来掀开了第二个柜子上的帆布。专家们立即聚了过来,张继浅也跟在后面凑上前围观。透过柜子正面的玻璃,可以看见里面是一只大猫的尸体,比刚才那只活的小了很多,脑袋几乎被打的看不出样子,身上也有几个血洞。

     不等杨成武发问,这个军官就主动解释道。

     “据在场的战士说,至少开了七枪,还有活动能力,最后只能射击头部。”这位军官很熟悉杨成武的性格,对军武近阶段的工作也比较了解。滨城市周边出现的生物变异已经引起了军武的重视,传闻还有变异生物袭击部队的报告。军部急需这方面的生物样本进行研究,而猎人协会也在进行同样的工作。这只变异猫是难得的样本,即便是尸体也有研究价值,保存的越完整越好,这一只被破坏的有些严重了。

     军官又让几个战士掀开了最后一个柜子上的帆布。张继浅还没等凑上去看热闹,就听见几个专家啊的一声惊叫,一个离得近的女研究员当场呕吐起来。

     张继浅自问是一个心比较大的人,越是这样的越想去看看。看胡世民看了没啥反应,自己也摸到近处瞅了瞅。

     巨大的铁皮柜里,到处是横飞的碎肉与血沫,溅的玻璃和柜壁上到处都是。几只小猫的尸体倒在地上,没有一只是完整的。当然了,小猫,指的是相对第一个柜子里的“老虎”来说。这几只看起来只相当于幼崽级的,也已经有旧时代拉布拉多一类的中型犬那么大。

     “运输途中就已经这样了,控制不住它们自相撕咬,我们在箱子里释放了麻醉喷雾,效果太弱。这批支援中队里冰系战士不多,打开铁柜可能控住不住局面。”

     杨成武的眉头皱的紧紧的。生物变异,是这段时间以来最让他揪心的东西。一个月前,军武的一支搜索中队在执行任务过程中遭遇了一群变异鸟。

     在中队返回基地时,带回来的是几车的伤员和血迹斑斑的军车。军车的玻璃被啄的都是洞,和子弹打的一样,几辆车的前挡风全碎了。鸣枪根本对这些疯了一样的变异鸟没有作用,如果不是执行任务的是一支全能力者的军武部队,如果不是配备了无线电器材可以呼叫总部支援,如果不是这批能力者部队手里拿的是最精良的新式武器,也许根本不会再有这支车队的消息。

     更让知道内情的人揪心的是,战士们报告这些变异鸟在袭击当中一直在用尖嘴啄着轮胎,哪怕很多只被碾成了肉泥,也阻挡不了这些疯狂的鸟儿。也许还应该庆幸这支车队刚刚换装了粘性流体轮胎?换装这种新轮胎的最初目的是增加车辆的复杂地形通过能力,现在看来反而是歪打正着的救了他们。可是,拥有一定智慧的变异生物么,不是更可怕么?

     军武滨城分部很快出台规定,外勤搜索任务必须由换装了这种新轮胎的军车来执行,同时要在轮胎侧面增加金属护板,所有外勤中队配备大功率无线电,每次任务基地内必须有专人跟踪车队动态,所有外勤车辆必须加装SGP胶片玻璃。

     在签发了这些命令时,没人知道杨成武叹了一口气。军武所能动用的物资远没有外加想象中的那么丰富,这些从旧时代起就为共和国效力的军武战士,在执行危险人物时军车竟然不能全部装备防弹玻璃。SGP夹层玻璃的强度虽然也不错,可是面对越来越强大的变异生物…实在是有些不够看啊。

     周围的专家议论纷纷,杨成武并没有插嘴。对于现在的情况,他已经不需要太久的时间去消化。两个月前新兰州基地就传来了变异狼群袭击部队外围哨所的报告,现场图片与结果评估随报告一道发给了军武各基地负责人,在场的几个专家中也有知道的,只不过消息没有大规模公开。

     能力与智商越来越高的变异生物,已经引起了军武各分部的警惕。可那又如何呢?京基地没有能力调来更多的物资满足部队的基本需要,却要拿出大量的资源去满足那些能力者和符文师的无理诉求。

     一想到那些心根本就不在军武这一边的符文师和能力者,杨成武就一阵阵的心烦。事情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些不在军武的控制范围内了。被破坏的公路与交通让人类原本的战争机械发挥不出作用,导弹、坦克这些武器也不适用于对付变异生物的战争。无论是残余的虫群,还是越来越多的变异生物,目前来看士兵和步枪仍是最好的办法。

     然而强烈的辐射迫使大量的士兵只能轮流活动,大部分时间要待在建筑物里。没有足够的抗辐射药剂,没有足够的防护服,野外任务更多的要求能力者来完成,因为能力者是不需要抗辐射药剂的。

     可偏偏能力者又大量的集中在猎人协会那边。这是一个死循环,对于猎人协会,哪怕是旧时代共和国军部实力最强盛的时期,也对其保持了足够的尊重。除了通过利益来吸引能力者加盟外,军武不可能做出什么“抢人”的举动,大量的资源被用在了一些特殊能力者的个人欲望满足上。

     想想这些,杨成武忽然又想到了那个新加入的符文师,研究院和军武总部对他似乎都挺重视,可是到现在那个小伙子好像还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甚至是没提要求。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签字的唯一一张申请单据,居然是一张KTV报销单,那个叫张继浅的小家伙只是一个参与者而已。

     如果每个能力者都像这个张继浅这么容易满足,军武部队能配备多少新式装备啊。这个念头不止一次在杨成武的脑子里出现过。

     “教官,”身边的副官过来提醒了杨成武一下,“您看要不要和专家们说点什么?”

     “恩。”杨成武回过神来。

     “咳咳,各位各位,先静一静听我说,这几具大猫的尸体和那只活的,就拜托给各位了,我希望能尽量看到结果。部队需要知道这是偶然,还是日后生物变异的趋势。他们的繁殖能力,寿命,甚至力量甚至是智力进化程度,需要一份详细的结论。这对于滨城市的防守有着重要意义,就交给各位了。另外…”杨成武又瞅了瞅人群中的陈民教授,“老陈,你那的资料,也对大家公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