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古代就有符文?
    张继浅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句“柳言”,让军武和猎人协会两大组织生出这样多的风波。这个时候的他还在实验室里,听着胡世民滔滔不绝的讲课。

     “是不是觉得很惊讶?不过符文的规律确实很早就被总结归纳了出来,其中做的最好的就是华夏文明的道教。有记载符这种东西在汉初的时候出现,而实际上则更早,早在春秋战国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到唐宋发招到极致,后来逐渐衰落。”

     “你是说,那些道士画的符,都是真的?”

     “你要搞清楚是哪些道士,我说的是那个时代的道士。”

     “这,这不…”

     “这不可能是吧?动动你不开窍的小脑瓜,我知道你小子历史学的不错,现在让你穿越回唐朝,你能给我装个道士,然后去忽悠的那些皇帝大臣都乖乖听你的,然后混个国师当当?”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历史的?”自己不过才来几天,这老头对自己的一切知道的好像一清二楚。

     “别太小看军武,既然打算用你,想查一个人再简单不过,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让你回唐代去忽悠皇帝老儿,你能装道士混个大官儿不?”

     “我肯定是不行。”在张继浅的观念里,什么道士画符驱魔的那一套都是忽悠人的,统统属于封建迷信的范畴。他说自己不行,并不是因为他不会所谓道术,而是觉得自己没有表演的潜质,演神棍会被戳穿。

     “那你觉得谁行?国家一级演员,伪装大师,监狱里最有名的诈骗犯还是去景区给你抓个给人解签算命的?”

     “…”张继浅从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自己去骗不行,那么谁会骗成功呢?不用说每一代开国君主都是雄才大略的杰出人物,即便是昏君当政,王侯将相之中也不乏智谋之士,靠江湖骗子那一套也就骗骗街边老大妈,如果说骗的到满朝文武和皇帝,这骗子也得不是一般人才行。

     “你做不到,可是袁天罡做到了,他不仅做到了,还让皇帝改认了祖宗,说自己是老子的后裔。道教更是被立为国教,在唐代取得了空前的发展。袁天罡和李淳风一起做的推背图被研究了上千年,你以为没点真本事能行么?”胡教授吐沫横飞的叨叨着。

     “袁天罡也是个符文师?”

     “不仅是个符文师,而且是个很优秀的符文师,更是一个强大的念能力者。”

     “那这些为什么正史没有记载?”

     “哼,还是那句话,是历史没有记载,还是历史课本没有记载?华夏文明悠悠千载,能力者又不止他和李淳风两个人,古往今来那么多出类拔萃的能力者,你又知道谁了?古代帝王号称天子,天子尚且是普通人,那些有着奇异能力的人不还被老百姓看成神仙?史官们当然不可能一笔不差的去记录。”

     自从跟这胡教授学习以来,张继浅的三观也是不断的被刷新。这些天来接触的都是一些符文理论的基础知识,仅仅是符文这一神奇领域的一角,已经足够让张继浅震惊。而胡世民在诸多领域的博闻强识和强大知识储备也让张继浅佩服的五体投地,尤其是对很多东西不拘一格的独到见解更是让张继浅仿佛走进了一个新的世界。

     决定符文品质的要素有两个,对念气的掌控程度、符文样本。

     对念气的掌控程度决定一个人有没有可能成为符文师,这与念能力的强弱没有关系,好像旧时代的举重运动员,可能力气很大,却未必能绣的好花。符文样本指的是符文的一个模板,有了出色的控制力,也需要知道将念气怎么排列组合,通过什么轨迹成形才能形成对人体有增益的符文。

     “操纵系能力者对念气的掌握更加精微和准确,也是符文师最合适的人选,而你不同,元素系中,你是唯一一个被发现的水系能力者,这种能力者存在于理论中,你是第一个活的。水系能力没有操纵系那么精细的掌控,但是在流动性上非常出色。”

     这是胡教授给自己的评价,原来人形水龙头也不是没有好处呢!

     符文基础理论虽然枯燥,但是胡世民旁征博引的讲起来,古往今来的逸闻趣事滔滔不绝,听起来也不如何烦闷。这几天张继浅都住在研究中心的生活区,B3级研究员的身份、中尉军衔和储存信用点的卡片都已经办妥,在研究中心里划卡消费,宛如重新过上了大学生活。

     “明天就别来了,老头子我也需要休息,放两天假,你自己把学会的东西消化一下。”

     从实验室出来,张继浅甩甩头,确实有点累了。只第一次看见那个老头子说需要休息,还以为他是永动机呢。

     “累不累?张大忙人。”张继浅没想到漂亮的女上尉竟然在外面等自己。

     “你不是专门在这等我吧?”

     “怎么,我就不能等等你?还是你希望在这等你的是别人,比如柳言?”

     “别扯了你…”张继浅又脸红了一下。

     “又脸红,真要是把柳言给你送来,你是不是要乐疯了?不过你还得等等,先说说几天假期打算怎么过?”

     “在这我感觉一点秘密也没有,刚放假你就知道。”

     “这是军武对你的重视。”

     “放假期间我是自由的吧?”

     “我需要纠正你一下,任何时间你都是自由的。”

     张继浅的第一个要求,是回家看看。毕竟出来已经好几天了,不知道家里怎么样。走道门口发现原来堵住一楼铁门的旧家具已经不见了,还没进楼门,正赶上二楼老李太太出门,看见张继浅仿佛看见了外星人。

     “张继浅回来啦!!!”

     吓了张继浅一大跳,我擦至于么?不过是几天没回来给他们抬稀饭桶,看见自己怎么叫的跟杀猪一样。全楼的邻居被叫出来一大半儿,家家户户的门都打开了,不少人甚至跑到楼道里看自己。

     “你回来啦!”段姐从三楼冲下来,看着张继浅一脸惊喜。

     “啊,有点事儿出去几天,大家这是怎么了?”

     没人能说的出怎么了,只是所有人都和看熊猫一样看自己。上到三楼,才看见背着枪的战士门神一样守在自己家门口。看见张继浅背后的林娇,两名战士敬了个礼。

     “没什么问题吧?”

     “报告长官,一切正常。”

     “辛苦了。”

     拿出钥匙打开门,两个战士也没有阻拦。

     “这是咋回事儿啊?”张继浅手脚都不利索了,拿钥匙鼓捣半天才把门儿打开。

     “都送你送到家了,不请我进去坐坐么?”林娇歪着脑袋顺着大门往里看,没有想走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