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变异生物
    假期很快结束,张继浅也回到实验室继续和胡教授一起进行符文知识的学习。

     滨城市的研究中心与旧时代的滨城市化学物理研究所在一起,很多旧时代的科学仪器现在依然可以派得上用场。只不过加建和改造了很多的生活区,原来庞大的地下实验室也有一部分被改建成了娱乐区,成为了军武与研究中心的在滨城市的基地。

     虽然内部已经比较人性化,不过外面还是有层层的卫兵和岗哨,基地门口是两个沙包磊成的胸墙,上面架着班用轻机枪,典型的战争时期部队风格。

     基地外不远,就是滨城市美丽的星海湾。月牙形的海岸线,底端连接着军武滨城市的基地,而另一端则是旧时代某著名地产集团建设的“城堡酒店”。这个超五星配置的酒店被建设成西方中世纪城堡的外观,也算得上是滨城著名的旅游景点。以前很多游人喜欢在这里拍照留念,不过对于大部分工薪阶层来说,也只是在外面拍拍照而已。

     现在这个旧时代著名的经典,成为了猎人协会在滨城的总部。

     城堡顶端的天台上,风很大,曲文龙站在仿古的女墙边,看着远处从云端缝隙下透出的一缕金光。在铅灰色辐射云的掩映下,这缕金光仿佛天堂中照下来的圣光一般。

     今天又是一个辐射云天气,每当这些铅灰色的云块遮蔽天空时,对地面会有浓烈的辐射,因此气象部门可以说是旧时代部门中,少数还处于重要地位并发挥作用的。

     如果收到有关辐射云的天气预报,老百姓们就知道要关好门窗躲在家里,而巡逻与执勤的士兵们则需要注射抗辐射药剂或穿上防护服。这个时候的滨城市会变得更加萧索,连鸟儿也见不到一只。

     大风将曲文龙身边紫发女人的长发向后拢去,曲文龙双手抱着后脑勺,把身体展开,一边享受着凛冽北风的吹拂,他既没有穿防护服,也没有注射抗辐射的针剂。看他的样子,仿佛很享受这种对普通人来说足以造成严重伤害的鬼天气。

     “紫染,调动那么多资源,去查那个小子,有必要么?”曲文龙身边站着的,是那个和他一起坐飞机来滨城市的紫发女人。

     “有。”叫紫染的女子闭上眼睛,下巴微微扬起,脸颊迎上刺骨的北风。

     “我们跟军武,终究不是对立的关系。”

     “怎么,你也开始怕麻烦了?”

     曲文龙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又把目光投向远处云缝间投下的天光。

     “真美,对不对?”紫染闭着眼睛,但她知道曲文龙在看什么。

     “不是怕麻烦,而是觉得没有必要,这个世界已经够乱了。”

     “感觉你自从受了一次伤,好像变了。”

     曲文龙久久的看着天际。自己变了么?可能吧。

     自从经历了城外的一场恶战,曲文龙感觉自己意兴萧索了很多。佛宗高手、军武总教头、还有自己这个所谓猎人组织里顶尖的高手之一,居然在那个人之前没有什么抵抗之力。自己还要修炼多久,才能到那个地步?

     “虽然可能是一个符文师,不过也没有必要查的太细了。就算军武违反规程拽了个符文师过去,也不算什么大事,而且我也欠杨成武一个人情。”曲文龙决定还是提醒一下身边的女人。

     “总部需要一个交待,是么?”

     曲文龙点点头。

     “因为我的直觉。”

     听到这样一个近乎玩笑般的答案,曲文龙反而表情认真了一点。没有人知道紫染这个女人的真名,从加入猎人协会那一天起,她登记的名字就是紫染。从一个除了外表之外不起眼的能力者,彗星般崛起成为猎人中赫赫有名的十二煞之一。除此之外,她还是一名符文师。高阶符文师的直觉,是任何一个有经验的能力者都愿意去信赖的东西。这个女人的直觉二字,反而是要比拿出一大堆证据来要有说服力的多。

     “真的?”

     “恩。”

     “可是我也看过他的资料,军武对他的保密程度不高,稍微与部队有点关系的人,都可以接触到他。他甚至没提什么要求,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太特殊的人。”

     “这才是他不一样的地方,要不然你觉得应该怎么保密,扔进军武的地下掩体里锁起来?可是你忘了?胡世民那个疯子曾经大喊大叫,说就算扣也要把他扣在军武。”

     “军武那边符文师比较匮乏,如果遇到好的苗子,这么说也不代表什么。”

     “不,如果说军武里的符文师还有几个不是饭桶,那胡世民绝对算一个。我看不上眼的,他也不会看上眼,反过来也一样。”

     在军武的实验室里,张继浅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荣幸的被猎人中如此有分量的人盯上了。

     “今天这个线走的,还像那么回事儿。”胡世民扶扶眼镜,夸了夸正苦逼干着活的张继浅。

     走线,是张继浅每天做的最多的训练。将念气放出体外,按一定的轨迹进行运行,这个过程如同用画笔去创作,而念气则是笔尖上的墨水。最初的时候,用念气来画一条直线,一个直角这样简单的图形,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除了线条外,哪些笔画粗、哪些笔画细也有要求。

     从绘画的角度看,张继浅做的并不好,很多线条看起来好像小孩子的涂鸦。胡教授经常在边上冷嘲热讽,

     “行不行啊你?要不然还是把你调到作战部队去吧,我看培养你也是白培养。”

     嘴上这么说,老胡心里可是乐开了花,恨不得把张继浅的“作品”装个框子裱起来。被研究所里的几个科学家看见了:

     “老胡,至于嘛?就这玩意,把你高兴成这样?哪个符文师随便画画不比他好啊?”

     “符文师?他刚接触符文不到一个月,我就简单说说符文的原理,把念气放出体外构成线条,他就能做出来!你们手下那些废柴们用了多久?”

     老胡一句话说出来,研究中心的一大批科学家都傻了眼。

     “老胡,你可别吹大气,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要真像你说的那样,咱们军武部队战斗力提升可不是一星半点。”

     “我胡世民什么时候说过瞎话?不信就来实验室给你们见识见识!”

     “走走走!铁公鸡今天拔了毛,让我们看他的宝贝疙瘩了。”

     “想看?想的美,我把这小子培养成型之前,你们谁也别想老插一腿!”

     “这老胡,我看是穷汉得了狗头金,黑天白天不放心!”

     “哈哈哈…”

     在科学家里,张继浅也成了个小名人。不过可怜的张继浅一直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做的真的很次,天天吭哧吭哧的在那画着线条。放了假回来,张继浅的念气有所突破,曲射水箭的原理其实和走线差不多。念能力提升了一阶,再做这些基础练习当然轻松愉快。连老胡这种毒舌,也破天荒的说了一句“做的不错”。

     师徒俩正做到一半儿,门禁的红灯闪烁起来,这是外面有比较急的事儿要找里面的人。胡世民的脾气外面的人都知道,一般谁也不在老头子关门的时候来打扰。

     打开门,外面站的是一个军武传令兵。

     “胡教授,杨成武教官让您去看一下,问题比较棘手。”

     看传令兵的神情比较郑重,老胡也没好意思发脾气。点点头,示意传令兵带自己过去。张继浅八卦之心起来了,也跟在后面想去瞅瞅。传令兵看了张继浅一眼,瞄了瞄他胸口的B3级研究院标志,没说什么。

     等到胡世民和张继浅到了实验区地下二层的仓库里,已经有几个专家在那里了,除了专家外,还有一批军武战士,手里端着张继浅没见过的枪支。

     仓库中间是一个全钢的超大号铁柜,只有一面开口,开口处有几根手腕粗的钢筋做成的栅栏门,里面则是一层十几公分后的钢化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铁柜里面。

     张继浅好奇的去瞅了瞅。

     砰的一声!一只大脑袋撞在玻璃上,张继浅还没看清,就听见尖锐的东西划玻璃的刺耳声音。玻璃的右上到左下抓出几道白印,抓住这些白印的是盘子大的一对儿爪子。

     张继浅被吓的往后退了一大步,差点坐在地上。

     “妈的,都忘了还隔着防弹玻璃和钢栅栏,吓死老子了。”

     定了定神仔细瞅瞅,发现里面是一只灰色的条纹大虎。老虎都有灰色的了?真是珍稀物种。胡世民也站近了一点,盯着玻璃瞅了半天,扭头磕磕巴巴的问了中心的孙教授。

     “这是一只…美国短毛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