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遭遇虫甲人
    一个人上路,就没有了谁先谁后,谁偷懒谁不出力等问题,披荆斩棘,一切都要靠自己。

     从地图上看,已经偏离最短路线很远,而沼泽依旧没有到尽头的意思。远离沼泽,张继浅心中的慌乱并没有少多少。

     热泉上涌的热气应该不能完全抵消春天寒冷的天气,可张继浅却觉得异常闷热,不是身体上的闷热,而是精神层面的压抑,仿佛浑身念气的流动都慢了下来,越向前走,压抑越明显。

     可张继浅没有退路,现在回头已经太晚了,不仅补给不足;时刻保持警觉,连睡觉也不安稳的日子,会给人造成强烈的疲惫,他已经没有重走一次其他路线的体力和精神。

     张继浅觉得整个身子都沉重起来,好像变成一只在林间行走,疲惫的熊。他打起最后一点精神,让感官维持在敏锐的状态,警惕着可能到来的危险。

     走走七个小时,在跨过一条小溪时,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压力陡然一轻,无论念气的运转还是脚步,忽然轻快起来。张继浅把手放在了枪把上,心跳的快要从嗓子眼里钻出来。这不正常!如影随形的压力,张继浅一直以为是自己的疲乏和精神紧张造成的,可是突如其来的轻松,让张继浅知道刚才的压抑是有人刻意为之,也许是人,也许是别的什么。现在对方忽然收手,可能性有两种,要么放弃了,要么准备下杀手!

     张继浅不敢去赌对面放弃了,那就只能做好全力一搏的准备。

     小心的移动着脚步,却没有等到想象中的攻击。在一篇相对平坦点儿的地方,张继浅决定坐下休息一会儿。刚一坐下,那种压抑的感觉又瞬间袭来,惊的张继浅一下站了起来。站起的瞬间,压抑又消失了。

     这是主人的逐客令吧,不希望自己在这休息。如果是这样,这个“主人”当真算是客气的很了。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张继浅决定别惹事儿,赶紧走出这片对方不想让自己待的区域。

     如果张继浅不是选择了感知敏锐的符文,如果不是意外的秒了对面的松树一眼,故事的结局很可能就是另一个样子。然而张继浅偏偏看了一下对面的大树,发现大树下坐着一个人。

     一个身披奇怪盔甲,带着奇怪面具的人。奇异的盔甲上挂满了植物,深红色的盔甲在树皮色的背景下几乎看不出来,如果不是巧合,也许张继浅在对面坐上半个小时也发现不了。

     “人类…”沙哑的声音从那个人的嗓子里发出来,也许是腹腔,张继浅看不到那个人的嘴在动。人类?张继浅虽然是人类,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叫。

     “我我我…我就是路过,我马上就走。”

     “水…水…”

     “啊?水?”

     “水…”

     张继浅吓的撒腿就跑,管他是不是人,先跑路了再说。

     半小时后,张继浅打开军用水壶,把半壶清水灌进了怪人的嘴里。

     “好了,水你也喝了,该放我走了吧?”

     “还不够。”

     “妈…妈呀,还不够?你咋这么能喝呢,再喝,我自己都没的喝了。”

     “水…”这怪人依然是沙哑着嗓子要水喝。

     张继浅不是不想走,而是离的稍远一点,就感觉头疼欲裂,体内念气迟滞的不像话,闷热的恨不得把衣服都解开。无奈之下,只能重新回到这个怪人身边。

     “水…”

     几个小时了,这怪人重复的始终只有这一个字,水。张继浅水壶里那点存活早就被喝了个一干二净,只能对着水壶发射水箭,把能力制造出的水喂给这个家伙喝。

     “没想到我堂堂研究员、军武中尉、居然真的变成了个水龙头。”

     一连射了几壶水,张继浅也有点累了。

     “就这些了,我得走了,再不走我完不成考核了。”

     张继浅刚起身,胳膊就被一只手死死的拽住。

     “大哥,你不能不讲理吧?你水也喝了,我这点药都该喂你的喂你,该留给你的留给你了,你还要啥啊?”

     “留下,到我恢复。”

     “日狗,大哥,我真得走了,我也不是来照顾病号的,这不是军武的测试项目吧?”

     “军武?”

     “你不知道?那应该不是。行了,咱俩日后有缘再见吧,拜拜了哈。”

     刚走出进步,那种诡异的压抑感又将张继浅包裹起来。几次试验,张继浅已经明白能够营造出这股压抑感的主儿,就是身边这个。

     “那你告诉我,你要咋地才让我走啊?”

     “到我恢复一点能力。”

     “你要是恢复俩月,咱俩都得在这里变野人。”

     怪人抓着张继浅的胳膊,沉默着不说话。

     “我擦,你不是来真的吧?”

     就这样,张继浅被抓了壮丁。

     “军武的人能找到我的,我不可能一直和你在耗在这啊。”

     “军武?”

     “就是拿着枪,突突突的那些。”

     既然对方称自己人类,他应该不是人吧?枪这些东西不知道理不理解。不过看这样子,也有可能是个脑子烧坏了的能力者。

     “枪…我知道。”

     怪人的嗓音,让张继浅也听不出他对枪是什么感觉,不过受了这么重的伤,不会是军武干的吧?想到这,张继浅一身冷汗。

     “你…在害怕,为什么?”

     “我没害怕,我就是有点…闷得慌。”

     “你刚才心脏跳的很快。”

     “你说害怕就害怕吧,不过你不能一直把我留在这,这玩意,一碎掉他们就来接我了。”

     没等张继浅详细介绍手里的玻璃管,就被怪人一把抢了过去。

     “唉唉唉,你别抢啊。”

     怪人端详了一会手里的玻璃管。

     “碎了,借你,就有人?”

     “对对对,碎了就有人来接我。”

     “那我拿着…”

     “你拿着没用啊,这上面应该有,GPS一类的玩意吧。”

     “G¥%S?”

     “卫星?你不懂?你是不是人啊?”

     “人…”虫甲人摇摇头,“这个,给我…”披甲人指了指手里的玻璃管儿。

     “给你给你,给你也没用啊,不过你喜欢就拿着吧。”

     谁让对方比自己强呢。

     几个小时后,另一边,军武直升机操控台前。

     “教官,张继浅的坐标变动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