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汇合
    黑夜里前进,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情,然而林子里的植物一定更危险。

     如同被铁皮包裹的树干,如触手一般抓着军靴鞋底的草,会躲避手电光和冷焰火的植物,新时代的一切都充满了诡异,植物变得和动物一样不安分。

     一直走到天亮,两个人才重新在水边的一处大石头上休息了一会。补充过水分后,第二天上午的行程,比第一天要轻松很多。越往下游走,水中的辐射就越大,盖格计数器显示的辐射也越高。

     走到中午,才遇到两天以来唯一的好事情。

     “大姜!”李歆同朝前面一个劲儿的挥手。下游正蹲在河边洗脸的迷彩服站起来,朝上面也摆了摆手。

     “这你都能看出来是谁?”

     张继浅挺意外,自己是强化过感官的,离这么远虽然能看见那有人,可看不出是谁。李歆同和姜洋应该也是来训练营之后认识的才对。

     “啊!?”听张继浅这么问李歆同也开始琢磨这个问题,“我就感觉是他”。

     俩人对这个话题没有多讨论,几步就走到了姜洋边上。

     “你俩咋遇到的?”

     “巧了呗,你呢,一个人?”

     “哪儿啊,好多人了,走!”

     小溪到不远处戛然而止,不是汇入了某个湖泊,而是被一大片沼泽吸纳。巨大的淤泥潭不停的吸收着上游来的溪水,烂泥不断冒着泡。在离泥潭一段距离的岸边,学员们建立了一个简易的营地,一片灌木被清理出来,周边被撒上了草木灰。一些树枝被杂乱的堆在营地中间,还有两三个用帆布搭起的雨棚。

     看见李歆同和张继浅到来,大家都挺高兴。

     “是看见我们的信号弹么?”

     “信号弹?啥信号弹?我们顺着溪水走过来的。”

     “哦,就这玩意。”姜洋掏出信号枪,一发绿色的信号弹就射到了天上。

     “我们用这个办法,把人都凑到一起来了。”

     “咦?打了信号弹,不就被直升机接走了?”

     “不会,只要不把玻璃管打碎,这个信号发射器就不会发出求救信号,即便教官看见了信号弹,也不会判定我们出局的。反正我们人多,大家也不会分开,留几颗够用就得了。我们算了算大家的行进速度,也该到附近了,就一个小时打一颗。”

     这一伙人里,姜洋俨然是队长的身份。能力者之间往往容易谁也不服谁,能把大家聚拢起来说明大姜还是挺有人格魅力的。

     “怎么不往前走了,打算等齐所有人么?”

     “也不是我们想等,主要是这边过不去了。”

     望了望前面碧绿色的泥潭,张继浅问姜洋:“是沼泽么?”

     “是沼泽,光是沼泽可能还能想办法,关键是这个。”

     姜洋走两步拿起一根几节树枝接在一起的长木杆,慢慢朝水面上探过去,另一只手抓起一块石头,咚的一声丢尽水里。

     原本死水一潭的沼泽里,伸出几支触手一样的藤蔓,在空中扭曲了几圈后,牢牢的缠上了粗树枝。

     “你拽拽看。”姜洋把木杆递过来。

     张继浅站起身,向后一扯,这藤蔓的力量还真是不小,有点像刚上钩的大海鱼,死死的扯着鱼竿。

     双脚刹在地上,竹竿上的藤蔓越来越多,张继浅几乎有点拽不住树枝了。姜洋把树枝接过来,运气念气,金色的放出系念气顺着树枝直冲下去,原本紧紧抱着的藤条就纷纷松开了。

     好奇异的念能力,张继浅没开口问,这是人家的秘密。

     “这片沼泽里,到处都是这种东西。”

     张继浅皱着眉,盯着这片恢复平静的湖水。

     “昨晚我和李歆同宿营的时候,好像见的就是这东西,不过是在岸上。”

     “哦?”

     姜洋顿时来了兴趣,目前为止在营地边上的藤条还都在水里活动,没见过有爬上岸来的。如果藤条能上岸,那危险性又要重新评估了。

     张继浅把昨晚在小溪边,这种植物会躲避手电光和冷焰火的事情讲了,姜洋边听边点头。

     “那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说不定可以利用这个特性,从这过去了!”

     “为什么一定要从这走?”

     “绕不过去,我和老李一个往东、一个往西、都探过了,至少半天时间是绕不开这沼泽,而且越走路越难走,想过去就是这最快了。”

     “…”

     “如果这玩意真的怕光、怕火,那咱们说不定真有希望!”

     另一边,李歆同也在和几个学员讲昨天晚上的事儿。老李抠着脚丫子在边上听着,边听边琢磨。姜洋拉着张继浅回来,听这边也讨论呢,当着大家面把自己的意见一说。

     “老李,你觉得咋样?”

     老李是学医里年纪最大的,已经40多岁了,之前就是在大黑山这一片生活的人。

     “要是能穿过这,咱们少走几天路。过了这儿,就是南麓,走不远就能到滨城大学后山那,到了那就有公路,怎么走都回去了。”

     老李光说了这么走近,也没说赞成穿泥潭过去,等于又把问题抛回给了姜洋。

     “李哥,以前就有这泥潭么?”

     “没有,我在这过多少年了,以前从没有。”

     “那?”

     “估计是当兵的打炮打的,原来说这有温泉水,也没开发,怕地面沉降又是怕污染的,现在都打出来了。没感觉这林子里闷么。”

     张继浅这才明白,原来林子里的闷热,是因为地下的热泉。

     “如果怕光怕火,我们可以挑硬实的地方一起冲过去。咱们几乎人人都配备了手电、冷焰火,野营灯也不少,再做两个火把,我觉得没问题!”人群里有人附和姜洋的意见,在这闷热潮湿的林子里待着,确实不好受。

     “光说会躲着光,也未必就是怕,要是等他们适应了,未必就是躲着手电吧?”

     “那也只能这样了,在这耽误一天多了,再耗两天,都得饿死了。”

     望着这篇泥泞的沼泽,张继浅心里有股本能的抗拒。

     “要么,咱们再想想吧,我老觉得不对劲。如果这就过得去,好像太简单了吧。”

     “这还简单?咱也不是特种部队,念能力也不能把树都砍光了吧?你们咋样我不管,我肯定是要走的,再等不把人都等死在这儿了?”

     “对啊,是死是活就这条路了,大不了打信号弹让他们接人,当个兵没听说要这么遭罪的。”

     “大家别着急,这事儿也得从长计议,就算过,也得把东西准备足了,电池、手电、重新分配一下,然后收集粗一点的树枝,咱们做点火把。”

     姜洋嘴上说从长计议,话里话外也基本确定了强冲沼泽的方案。

     “大姜,要么咱再等等吧。”趁着没人注意,张继浅把姜洋拉到边上。

     “恩?人差不多了啊,再等,吃的和水都跟不上了。”

     “可我总觉得不太对劲。”

     “那你有什么好的方案么?”

     “没有…”张继浅有点尴尬,他确实没什么好的方案,让他不爱接近这片沼泽的,除了心中那份不安的感觉,也没什么别的有说服力的理由。

     “不管怎么说,大家一起行动才安全,你刚来,先休息一会,有什么事儿咱俩再商量。”姜洋说完,又张罗队员忙去了。张继浅呆呆的站在原地,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