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试探
    “我愿意!”愣了一秒钟,反应过来的张继浅立即缴械投降了。

     “傻!”陈莉莉低眉浅笑,轻轻拽过张继浅的手:“出去吃?”

     “恩。”

     所谓出去吃,是两个人之间的小节目。军武的伙食虽然不错,时间长了也会吃腻。在军武基地和猎人总会周边,慢慢形成了一帮围绕这个“富人区”形成的服务圈子——黑街。让军武士兵和经济宽裕的猎人们,能从这里找到一点旧时代的感觉。

     力求保持旧时代的风貌,是这个圈子里的一大特征。面馆儿也好、烙饼也好、凉皮也好,都跟旧时代没有太大区别。鸡蛋、牛奶、甚至新鲜水果和新鲜的肉类制品,在这个圈子里都能见到。这些东西都来自滨城市军方在京基地帮助下建立起来的的培育基地,想要让信用点这种新时代货币真正发挥作用,让能力者愿意去出任务赚取这些货币,就必须赋予信用点强大的购买力,简言之就是赚到手里的点数可以花的出去。

     在这个满目疮痍的时代,维持旧时代的感觉就是奢侈的代名词。来这里消费的,大多数是成为注册猎人,在城外出任务赚到钱的强者。任何一种没有被猎人协会记录在册的活体变异生物,就能够换到足足一万信用点甚至更多,够一个人在这里胡吃海塞的潇洒两个月。即便是尸体,也能够根据实体被破坏的程度,换到几千信用点。

     大部分猎人不会独行,这比信用点需要被队伍里的人瓜分。即便如此,黑街里也从不缺少出手阔绰的主顾,相比起来拿着死工资的军武战士来这里的倒是少一些。

     张继浅一身便装,陈莉莉没换衣服,穿的是军武的军官制服。在秩序良好的滨城市,没人会和军武这身衣服过不去。

     在原来肯德基的店面里,新开的快餐店人并不多。

     炸鸡、橙汁、薯条,。张继浅只吃了几口,傻愣愣的看着陈莉莉。

     “傻了啊?不吃都给我。”陈莉莉作势要把张继浅勉强的几块抢走。

     “给你给你,都给你。”本来只是做做样子,没想到张继浅真的把一盒鸡块都推到自己面前。

     “几个鸡块就想收买人,想得美。”

     “你刚才不都答应了?”

     “我哪有啊?我问你愿不愿意,可没说答不答应。”

     “那你怎么才能答应啊!”

     陈莉莉用吸管幽幽的吸着杯子里的饮料。

     “你喜欢我么?”

     “喜欢。”

     “喜欢我什么?”

     张继浅也说不好喜欢莉莉什么。在旧时代,他是一个最普通最普通的人,没有车、没有好房子,也没有去想过什么恋爱、结婚的事情,那些离他好像有些远。男女之间的事情上,他的“心里防线”脆弱的很,陈莉莉是有些主动的,这种主动,让宅男很动心。至于喜欢什么。他也没有想过。陈莉莉蛮好看,身材稍稍有些丰满,或者说略略有些胖,是他喜欢的类型,声音也蛮好听。虽然有时候表现出刁蛮的一面,但也不乏温柔。比如深夜的短信,比如刚才的牵手。

     看张继浅不说话,陈莉莉又接着说。

     “你是军武的明星,以后等成长成一名符文师,身边不会缺美女。脸蛋、气质、身材,都没的挑,你会不变心么?”

     “我…”

     “你说什么我都不信,男人都一样。”也不听张继浅的回答,陈莉莉就直接给他浇了一盆凉水。

     “那你拒绝了呀?”

     “你什么都没说,我拒绝什么呀?”陈莉莉咬着吸管,大眼睛调皮的眨呀眨。

     “做我女朋友吧!”张继浅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说的很正式。

     “哦?这么认真呀。”

     “你做不做呀?赶紧说。”

     “…”

     一根吸管在陈莉莉嘴里咬来咬去,好半晌,陈莉莉才把头抬起来。

     “要是有一天,你发现我是一个虚荣、自私、贪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不许忘了今天说过的话。”

     “恩!”

     吃过饭出来,时间就已经不早了,把陈莉莉送回女兵宿舍区,张继浅才自己往回走。初恋爱的感觉,让这个干涸已久的宅男智商显著下降,走走路差点撞上大院里的路灯柱子。

     而在暗处跟着张继浅的参叶大师则皱了皱眉。

     “这…”

     参叶大师有点拿不定注意。从张继浅在办公区楼下等陈莉莉,这位佛宗高手就已经不声不响的站在他附近了。几次稍稍靠近,逐步的试探着张继浅的反应,可是这家伙完全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丝毫没有警觉性。如果不是杨成武之前的话,参叶几乎以为这就是一个普通人。

     现在又迷迷糊糊的撞在路灯杆子上,究竟是演技,还是这青年真的没有值得怀疑的?

     四下无人,参叶大师将身后的斗篷拉下,又走近了几步。对于元素系能力者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极度危险的范围,还没有警觉的话几乎就已经等于丢掉性命了。看张继浅不为所动,参叶轻轻叹了口气。佛宗奥义——缩地成寸,一步跨在了张继浅的前面。

     前面忽然出来个人,吓了张继浅一跳。一看还是个带着大斗篷,把脸都捂住的。不过猎人协会里这样的怪人也见多了,张继浅也不在意,稍稍往边上让了让。谁知那怪人竟然不闪不避,迎面走来,伸手就抓自己的臂膀。

     仍是肩膀一沉,勾拿手腕,这套手法张继浅是练熟了的,当时梦中人并没有做过什么解释,只是翻来覆去的演示这些动作。好在张继浅练的还算用功,斗篷人动作也不快,勉强能够做出反应。

     “不错,正是这招倒海翻江。”

     勾拿不中,斗篷人转手拿张继浅手腕,当时和杨成武过招时,就是这样手腕直接被人抓住。这几天回去张继浅也琢磨了一下,想出了破解之法。右手手肘朝对方胸口撞去,左手藏在右臂之下一掌拍出。

     “檐下听雨,施主果然学过伏虎擒拿手。”

     张继浅想开口,斗篷人的下一招又已经递到。没招过下来,斗篷人都会给他的招数安上一个名头,虽然自己从不知道这些招数还有这些名头,不过乍听上去也算头头是道。

     张继浅这套手法练的虽然还算纯熟,但是毕竟没人仔细指点过,真正跟人动手,经常还要想上一想,动作难免滞涩。斗篷人看张继浅慢下来,也不趁隙进招,等张继浅想好怎么应对了,才随手化解。其实拆过几招,明眼人就能够看出这斗篷人的手法远在这青年之上,只不过张继浅没有临敌经验,又陡逢“强敌”,被逼的没有余裕想这些事情。

     拆过三四十招,看自己不落下风,张继浅精神见涨,也开始体会到与高手格斗的乐趣。原来学会这套擒拿手之后,曾经与朋友试过,可是那时候又不能真打,双方都不使力,只比比架势,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厉害。第一次和“会家子”动手,方有了点棋逢对手的感觉。

     这套擒拿手法并不复杂,统共只有一十九路,每一路又有几项变化。几十招下来,参叶大师逗着张继浅出招,已经将他的实力摸透,知道这青年一十九路手法算是学全,机变与技巧却还差得远,而且并不会将招数与念力结合,在能力者眼里只能算是花架子。

     又拆了几十招,连张继浅这样的雏儿,也意识到对方招数之精远高于自己,要是当真动手早就输了。心下有了退意,招数上更是犹豫软弱了下来。

     那斗篷人也不纠缠,一招分解掌,借力卸力,双方一齐退开,也不和张继浅讲话,大步迈出,几步就走出好远,纵身一跃跳上墙头,消失在夜色里。

     “奇怪...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