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被人“雪藏”
    “你们干嘛!”

     张继浅已经习惯实验室里就自己和胡世民俩人,结果今天一来实验室,十来个白大褂看大熊猫一样看着自己,好像恨不得给自己按在手术台上解剖了。

     “继浅啊,别紧张!这些人今天都是你的学生,都是来跟你学走线的,你就按昨天那个感觉,给他们画个圆,画个三角,随便画个啥都行,你不用控制自己,就放松来!”

     张继浅战战兢兢的画了个最简单的三角形,将念气灌注进去,按昨天的办法让里面的念能量流动起来。

     三角一画好,几个专家饿虎扑食一样围过去,把这个图形扔进仪器里看结果。

     “流动的!念气是流动的!这个三角形是个活啊!非规则闭合流动!”

     几个专家惊喜的回过头,如果说刚才看张继浅的眼神是看大熊猫,现在则无异于看一只恐龙了。

     这也怪不得几个专家,在符文科技领域,想要让念气构成的闭合线条内形成能量流动,研究院的结论是必须构成能量分布的差异,由能量高的地方流向能量低的地方。因此成为一个符文师,操纵系能力者一直是最佳选择,操纵系能力可以精微的控制每个节点的念气分布,让念气在图形内按照预想的轨迹运行。

     在控制念气流动方面,水系能力者是天生的强者。张继浅的出现,让滨城市的科学家们兴奋不已。一个优秀又愿意配合的符文师,能给符文研究带来多大的助力啊!想到这许斌的眼睛几乎都要红了,抓着张继浅的手就不放。

     “小伙子,你…你很好啊!”

     张继浅都有些受宠若惊了,画个三角形,至于么?

     几个科学家还在那盯着仪器喋喋不休,许斌把胡世民拉到一边。

     “老胡,我和你商量个事儿。”

     “怎么?从我手里挖人?我告诉你没门儿啊。”

     “不挖不挖,是防着别人挖,是不能让别人从我们手里挖人。”

     “别人?谁能从我胡世民手里挖人?”

     “一般人是不能,要是京都基地一纸调令呢?”

     “放屁!各基地市享有人事自由,这种事儿必须本人同意,要不然他哪也不用去!”

     “要是人家愿意呢?”

     胡世民一怔。在学术上,这个老教授是一等一的人才,在人情世故上,反应却要慢上一拍。

     “人家给的条件更好,谁不愿意去?你就确定这小伙子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你能给人家什么?”

     “我能教的,是京基地那些人能教的?跟着那些木头脑袋能学出啥?”

     “你有能力,我知道,滨城市这帮老伙计也知道,可你不还是给派到这来了?这个小伙子有大好的前途,换个位置想想,倒退四十年,你留不留在这?”

     “妈的,共和国这科学界,就是这样才发展不起来。”老虎嘟嘟囔囔,实际上是认可了许斌的说法。

     “要不,咱们瞒一瞒,这种好苗子去京基地可惜了,留在滨城市,能给咱们的研究带来多大推动啊!”

     “这…怎么留,人往高处走,就算我臭不要脸去求,人家也未必卖我面子。”

     “只要你同意就行,剩下的事儿,我来使劲。”

     …………………………...

     第二天杨成武的办公桌上,放着两份待办事项。一份是上尉林娇的申请,希望提升张继浅的保密等级和研究员级别。另一份是研究中心符文领域负责人许斌的,希望维持张继浅现阶段保密等级、研究员级别不变,对内对外封锁消息,待遇上可以相应提升。理由是“未经明确判断的能力可能错误的引导研究方向,张继浅研究员的情况有待继续观察。”

     “呵呵,这老许什么时候也会搞这一套了?”杨成武大笔一挥,在林娇的申请上填写了一个否,许斌的报告书上写了同意二字。实际上张继浅研究员身份的变更是不需要杨成武签批,不过张继浅毕竟有军武身份,和杨成武打个招呼,显得会做人。这里的小关窍杨成武也明白,有一个有潜力的符文师留在军武、留在滨城市基地,对于滨城军武部队的战斗力提升也有好处。

     没过一会,林娇嗒嗒嗒的高跟鞋就由远及近。杨成武办公室的隔音做的很不错,换做张继浅在这里,就绝对什么也听不见。在高阶能力者的耳朵里,这样的声音已经足够清晰了。

     “咚咚咚”

     “进。”

     “将军,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不能提升张继浅的保密级别和待遇?他的情况应该可以向京基地上报了,但是这边的研究中心迟迟没有动静。”

     杨成武不紧不慢的从一叠文件里找出刚才许斌的那一张,“未经明确判断的能力可能错误的引导研究方向,张继浅研究员的情况有待继续观察。这个是研究中心许主任的意见,虽然张继浅是军职人员,这方面应该尊重科学家的观点。”

     “可是将军,张继浅的价值你应该清楚,怎么还需要明确判断呢?”

     杨成武笑眯眯的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尉官。

     “林上尉,张继浅的发现和加入军武,你是要记头功的。”

     听杨成武这么说,林娇心里安定了不少。本来她是很着急把张继浅的事情汇报上去的,拖得久了,说不定夜长梦多。

     “除了我们自己的利益,是不是也要考虑他的个人意愿呢?”

     “将军,我承认我这么做是有一定考虑个人的因素,可是从公事公办的角度,也应该把他送去京一号基地啊。”

     杨成武呵呵一笑:

     “这么做,当然没问题,不过你有没有考虑过,虽然是在滨城市,他现在好歹还在军武这条船上。如果把他送到京都基地,那边除了军武,有猎人总会,还有豪门财团,还有军部。那边的诱惑可多啊,你有把握他还留在军武么?”

     “…”

     “而且,他现在潜力再大,也是一个一阶符文都没做出来的学习者。为军武挖掘出一个符文师,甚至是一个高阶符文师,和一个仅仅是具备潜质的人,分量可不一样。”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杨成武拿起听筒,说了一句快请,就扣下了。

     “林娇啊,沉得住气,是每一个少校军官应该具备的素质,明白么?好了,去忙吧,我这边还有点事要处理。”

     林娇敬礼退出,将军刚才的一番话,让林娇喜滋滋的,如果成为少校,即便是马家,也不能对一个校级军官太过分。

     心事太多,林娇走起路都有些心不在焉,没注意杨成武的秘书正引到着滨城市的一个重要人物进了将军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