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惊喜
    一场风波过后,张继浅的生活又回到了实验室与宿舍的两点一线。在符文的走线上,张继浅已经操作的非常娴熟,并且第一次摸到了符文笔。

     在胡世民一顿乱吹之后,张继浅心怀神圣的憧憬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支符文笔——一根毛笔。

     “就这!!!???”

     “你以为是啥?”

     察觉到张继浅在符文领域的进步,老头子拼命布置的任务,可是惊奇的发现不管布置多少这小子第二天总能完成。搞的胡世民连夜向京基地打申请,希望直接让张继浅进入符文制作的实操环节。

     在手写版的报告表上,这位疯狂的科学家龙飞凤舞的写上一行大字。

     “一个天才的符文师,要在我老胡的手里诞生了。”

     自从能力进入二阶后,张继浅进行基础训练已经很轻松了。不过这是张继浅自己的秘密,连胡世民他也没有告诉。胡世民也没等京一号基地的回复下来,就开始给苦命的张继浅上马真枪实弹的符文制作课程。说是课程,实际上是边学习边制作的苦差事。

     “首先要将线条构成一个锁闭的循环,一个圆、一个巨型、一个三角或者一个不规则图形,这可不是用符文笔把念气的痕迹连在一起就行,真正的符文,是活的!”

     做了几次之后,张继浅知道,胡世民嘴里的“活的”,指的是符文在形成锁闭的图形后,念气应该在线条之间循环流动,说起来像一个闭合的玻璃管道,水流在玻璃当中流动一样。张继浅觉得这并不难,因为流动只要开始,就会一直进行下去,而流转念气对他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

     在做到第四个闭合图形的时候,张继浅就掌握了这种技巧。虽然走线走的还不算炉火纯青,一个圆愣是被走成了鹅蛋,不过流动性是没问题了。

     “恩,还行吧,马马虎虎,凑凑合合。”胡世民拿着张继浅走好线的符文纸,摸摸胡子念叨着,一边暗搓搓的揣兜里了。

     这一天晚上,胡世民又是一宿没睡,反复确定了符文没问题后,半夜两点半打电话给滨城市研究所的负责人,要一架飞机把张继浅完成的作品送到京基地。

     “有必要嘛?老胡!什么事儿不能明天说,就算是真画出流动性闭合线条了,也不至于激动成这个样子吧?咱们军武也不说一个符文师没有。”

     “有必要吗?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这可是非标准流动线条,你那帮饭桶手下一辈子也做不出来。”

     “哦?”

     听到胡世民这么说,滨城市负责符文领域研究的许斌主任才清醒一点,把眼睛架上,打开电脑看胡世民传过来的资料。

     “这是真的?”仔细看过胡世民发来的视频和照片,许斌表情少有的郑重。

     “哼?”胡世民在视频里翻了个白眼,一副老子不爱解释的样子。

     “原理你搞清楚了么?他是怎么做到的?我现在就要看到这份东西,你等着,我现在找军方安排飞机,这是咱们军武翻身的机会,也是咱们滨城市翻身的机会!”

     “呸!现在知道是翻身机会了?我胡世民看人,什么时候错过?”

     许斌并不和胡世民一般计较。现在滨城市的科学家有三种,一种是虫子刚被发现时,从全国各地调来的科研团队,一种是滨城市本地科研院所的研究人员,还有一种则是在滨城市防御体系建成后,从京都等其他基地空降过来的。

     第三种人的地位最为尴尬,名为派遣支援科研,实际上是被流放了。那时候滨城市驻军刚刚稳下阵脚,连能不能守得住都不好说,从科研硬件实力到人员基础,哪里有什么安心研究的条件?

     胡世民的臭脾气,许斌再清楚不过,不给人面子、口无遮拦、藐视权威、对不同意见缺乏基本的尊重,要不然凭他的本事,也不至于从京基地被调到滨城市来。

     可自己又好到哪去呢?许斌虽然名义上是滨城市研究所符文方面的负责人,实际上也是因为学术争端,被发配到滨城市来的倒霉蛋之一。在整个滨城市的学术界内,都弥漫着一股怨气。每个月新的资源配发滨城市得的最少,每次立项最不受重视,越憋屈越没成果,越没成果过的越憋屈。如果没背景也就罢了,在其他基地市能老老实实低调做人,不声不响做个老好人,领点津贴也能过。偏偏滨城市这些个人都是有点脾气的,谁也不愿意窝窝囊囊的被人指点。

     也不管是不是大半夜,许斌硬生生把几个老家伙都喊道了实验室。在符文领域,许斌是有建树的,胡世民更不是一般人。拿到这个封闭循环线条,几个老家伙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这不可能!”五十多岁的马彦峰第一个吵吵起来,“能量分布没有呈现阶梯差异,有的地方不均匀,有的地方干脆应该是个逆向的!这样的符文根本流动不起来!”

     “小马啊!动动你的大脑吧!还自诩是什么创造性观点不被僵化思维的老古董看重,所以才来滨城市闯一闯?我看你就是咱们滨城市最大的僵化思维,你说你还不老吧?怎么脑子就那么木呐?许大主任那么大能耐,不也没说啥么?”胡世民占了理,那是嘴巴不饶人,连带着把许斌也给黑在里面了。反正他是反复确认过好几次,张继浅走的封闭线条里,念气就是流动的,说破天也改不了这个事实。

     “这不符合常理!”

     “常理?哪门子常理?看常理的那些在京基地喝茶呐!都被送到这来了,还讲常理?”

     胡世民的一席话句句点在几个科学家心头。自己不就是因为不看重常理而被遣送到滨城市的么?这几个简单线条确实有些特殊,不过念气的流动性是没什么可怀疑的。或许,这真是个机会?

     “大主任,飞机别派了,你们不信,咱们干脆明天来个三堂会审,叫我那学生在给你们当场画一个,不什么都完事儿了么?”

     “好!我也跟你胡疯子疯一把,大不了我这个主任不干了,如果这个是真的,咱们就狠狠打一打京基地那帮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