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解释
    与将军面对面,张继浅也不好意思再臭着一张脸。

     “小张啊,我知道你对我们之前的做法有一点意见,尤其是对你的女朋友。可你应该清楚,很多人受过专业的伪装、潜伏、渗透和严格的反逼供训练。对于陈莉莉,我们做的充其量算是体罚,这也是照顾你的情绪。即便受过最严格训练的特工,我们也有100种办法让他开口。”

     “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即便他们今天将陈莉莉杀了,张继浅也只能看着,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我想亲自问你几个问题,在问之前我告诉你我的原则,这些问题我只问一次,不管你的答案是什么,我都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军武和研究院也不会再用这些问题纠缠你和你身边的人。”

     上次喝酒时,张继浅知道杨成武是一个比较平易近人的人,不过没想到居然说的这么直接,并给了自己这样的信任。

     “在斗篷人与你动手的那天,你展现出了特殊的格斗技巧,这些技巧你是在哪里学到的?”

     张继浅本以为杨成武会问,自己是不是曾经把实验室里的信息和陈莉莉说过。情侣之间聊聊天,自己有时候也没太注意,真要给自己安一个泄密的帽子,也不是不行,却没想到杨成武问这个。

     “我说什么,你都信?”

     “对,都相信。”

     “那我说我是做梦梦到的,你相信么?”张继浅说完,毫不躲闪的看着面前的将军。

     “信,为什么不信,军武处理过的问题比你能想到的要匪夷所思的多,没什么不信的。那我还想问问,这个梦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的呢,现在还做么?”

     “三年前吧,现在已经不做了。”

     “除了这套格斗技巧,梦里面你还学到了什么?”

     “没什么了。”梦中人教自己念气的事儿,张继浅没说,反正这也不算犯规。

     “你至少还和人学过怎么走路吧?你走路的姿势,暴露了你受过步态训练,这种方式,比正常人走路声音小很多,虽说不难,但是要想走的自然,还是要下点功夫的,我说的对不对?”

     这也能看出来?梦中人确实教过自己这样的技巧,自己当初也练过一阵子,后来因为觉得不如练念气有用,也就扔下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不想多问,既然你给出解释,我说话算话,是你梦到的。军人,不管有着怎样特殊的身份,对国家、对军队都要忠诚,希望你牢记这一点。”

     “谢谢将军!”

     “走吧,你还有三天假期,三天后回实验室干活。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将军,莉莉她,我想让她退伍,不想让她再管军队里的事儿了。”

     “这个可以考虑,也会征求她本人的意见,最近这段时间先会安排她休养。”

     “那麻烦您了。”

     杨成武关掉桌上的话筒。

     “现在我说的,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见。抛开我们各自所处的位置不谈,我挺喜欢你这个小伙子。上次能为几个普通战士挺身而出,这份热情与冲劲,还有正义感,都很难得。在选择另一半的问题上,其实可以不要太着急。年轻人,尤其是军人,志在四方嘛,儿女情长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以后…总之好菜是不怕晚的。再说陈莉莉这个女孩…”

     “莉莉怎么了?”

     “也没什么,说句不该说的,你不觉得林娇上尉其实是个不错的姑娘么?精明干练,处事得体,而且也很漂亮。”

     “啊?”

     “哈哈,我就是随便说说,萝卜白菜,你自己把握。”

     从审讯室出来,林娇正站在门口。与张继浅打了个照面,她并不知道刚才杨成武在屋里给自己说了个媒,只是觉得张继浅看自己的时候扭扭捏捏。

     两个人没说话,张继浅自己回宿舍了,林娇则快走了几步跟上杨成武。

     “将军,需不需要有什么后续措施。”

     “没有,一切照旧,把陈莉莉送回卧室,叫别人不要打扰她,如果张继浅想见她,给他最大的自由。陈莉莉的工作安排别人接手,把每天跟着张继浅的人撤回来。”

     “可是将军,您真的相信他是做梦梦见的?”

     “在张继浅的病例里,我们找到了他在三年前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就诊的记录,医生认为他患有轻度妄想症,加上精神有些焦虑。我们还找到了这名医生,他对这个比较特殊的患者还有印象,因为张继浅是写小说的,他说这个人很有意思,印象比较深。专家观察了所有能找到的监控视频,发现从那个时候起他的步伐开始变化,也就是我之前说过的静步训练,而且是从头学起。”

     “可是做梦这个理由,太牵强了,我们怎么向京基地汇报呢?”

     “就照我说的来,这是一个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时代,别老用条条框框舒服自己。老这样的话,措施机会哟。”

     “是!”

     林娇拿着文件夹退了出来,将军刚才,是话里有话么?

     屋子被服务人员收拾的很干净,才离开几天,回到这里张继浅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拿出电话,拨通了陈莉莉的号码。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张继浅决定跑过去看看这丫头怎么了。

     “咚咚咚!”

     敲开房门,一看外面的人是张继浅,陈莉莉立马就要关上房门。急的张继浅赶紧把手伸进去不让门关死。

     “哎哎哎!他们惹到你,我可没怎么样啊,怎么这样啊。”

     “你走,我不想见你。”

     “不行不行,你都好失联了,好不容易抓到,不能把你放了。”

     张继浅耍起流氓,把陈莉莉推到屋里,反手把门带上了。

     “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还来找我做什么?”陈莉莉眼睛哭的种种的

     “我愿意啊!”

     “你什么都不知道。”陈莉莉推开张继浅。

     “那你可以告诉我,没什么是我不能接受的。”

     “你走吧,去找别人,你就是没谈过恋爱,符文师以后是不缺女人的。”

     “你怎么这样啊!我根本就不管他们…”说到一半,张继浅忽然想起以前看的宅男恋爱教学,这种时候还罗嗦个毛线?拥住陈莉莉,照着她的嘴巴就吻下去。

     “唔...唔唔!”粉拳捶打几下后,僵硬的身体慢慢不再抵抗,憋了好久的眼泪,肆无忌惮的淌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