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六脉神剑?
    脑袋耷拉下来磕在了窗台上,张继浅一下从美梦里醒了过来。天已经蒙蒙亮了,远处高墙外的天空上,出现了鱼肚白。

     等等,鱼肚白?天亮了?清醒一点的张继浅赶紧拿起望远镜看看围墙。墙上的探照灯还亮着,看着应该问题不大。张继浅不放心,开门又爬到顶楼去看看。此时蹲守的已经不是孙大妈和吴希,而是五楼的两位邻居。看见上来的不是接班的,住在五楼的老孙头叹了口气。

     “妈个巴子的,冻了一宿,屁事儿没有。看见啥看不见啥又能咋地,怪物来了还能飞上天去?活不到哪天没饿死,在这房顶上冻死了。要我说谁也别操那闲心,都锁门儿在家里等死吧,谁死谁活看老天爷安排。”

     来屋顶蹲守的事儿是张继浅带头干的,本来也没想过发动邻居。楼长孙大妈看这主意不错,组织的大伙轮流参加。对于这样的事情,肯定有人不愿意,很多人觉得提前看见虫子来了也没用,又跑不了。有脾气不好意思冲楼长发,看见张继浅这个“始作俑者”,也就有几个脸色不大好看的。

     边上的另一位邻居看见张继浅倒没什么反应,只说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事儿。

     扔下一句“爱谁谁”,老孙头拎起马扎子颤颤巍巍的往回走。才走了几步,就看见几架直升机从远处飞过来,突突突的飞过张继浅家的楼顶,飞机上坐的满满的全是士兵。张继浅觉得自己看错了,因为自己好像看见有一架直升机上坐着一个和尚,不过太黑也看不清楚。难不成前线紧张,会武功的和尚都被拽上去了?

     “完了,完了,当大官的都坐飞机跑了,都跑了,墙要倒了。”老孙头的马扎子掉在地上。

     这么多的直升机,肯定是墙外出大事了。张继浅第一个想法就是回家拿出自行车开始跑,可是现在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自己大包小卷的骑着自行车冲出去,这帮邻居铁定把自己家门凿开哄抢。一旦是虚惊一场,那么自己赖以生存的物资就彻底和自己说再见了。

     不是特种兵,不是穿越者,也不是小说里那种冷静睿智的天才,遇到很是事情张继浅都不知道怎么处理。是走,还是留?想了想张继浅还是决定先不走,而是搬了凳子批了厚衣服,亲自在楼顶上守着。刚才过去的直升机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没多久就又有几个邻居跑到楼顶上来。

     “刚才那飞机,怎么回事儿啊?”

     “还用说?肯定是当官的跑了呗。”

     “志达他妈,你可别瞎说了,跑哪去啊?这墙外面都是虫子,那飞机永远在天上不下来啊?”

     “不是说京都还在么,说不定人家坐飞机直接跑去京都了。”

     几个邻居的讨论没什么营养,没多一会儿大家也就散去了,连最初商量好的如果有情况拿东西堵门的活都没人干。轮流值班的邻居也下去了,大家都有些没心气儿,阳光时代的日子一去不返,每天都在这种担惊受怕中度过,让人变得消极起来。正如同老孙头说的,自己上不了飞机也上不了船,墙破不破,都得在家里待着。待了一会看没什么情况,张继浅也下楼回家了。

     本来想坐下练练念气,偏偏今天心烦意乱,什么都练不好。张继浅不知道别的念能力者具备什么样的能力,也没看过念能力者战斗。修炼念气到现在,除了可以感觉到小耗子一样的气流在身体里窜来窜去,并没什么特殊的地方。梦中人的解释零零碎碎,最后也没说清怎样运用这种能力,如果说现在的自己和过去有什么不同,张继浅也说不上来。

     念气修炼了一年多,“小耗子”每每运动到手腕处,就走不下去了,今天又是这样。冲击了几次失败后,让张继浅心里很不爽。时间过了这么久了,修炼了异能却没什么用处,储存了一屋子的东西还被邻居发现了,跑到房顶上去冻了好几天,可是看见有情况了还是不知道该走该留,让他窝火的很。

     手腕上的关节反反复复冲击不过去,气的张继浅从修炼状态中退出来,狠狠的一甩腕子。“妈的,练来练去没个鸟用。”谁知道这一甩之下,一道水流激射而出,呲的一声射在地板上。

     我甩出来的?张继浅又试着甩了几次腕子,这次没有水流射出。检查了一下天花板上,也没有哪里漏水。看着自己湿润的指尖,应该是自己甩出来的没错。可是为什么再甩就甩不出来了?

     重新坐下运行自己的念气,发现手腕上的关窍居然打通了。念气在手里按照一定线路游来游去,几次之后已经非常自如。当运转到食指和无名指间的关节时,念气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张继浅不自觉的屈起中指将念气放出,一道晶莹的水箭从两指之间窜了出来。

     由于控制了念气的量,这次的水流没什么力道。

     “这就是我的念能力?也太他妈坑爹了吧!”

     学会了射出水流,张继浅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本以为幸运的掌握了异能,可是最后却是个人形水龙头,这要是暴露了以后城市缺水不会把我绑起来放水吧?又试验了几次,张继浅确定水是来自于体内的念气。除了中指外,还有其他几条念气运行的线路可以在手上放出水流。来回试了几次,大概搞明白了里面的关窍。

     得了这样一个废物念能力,张继浅觉得连悲哀一下的心思都没有了。这和自己想象中天雷地火、大发神威的异能也差的太远了。躺在床上想睡觉,可是怎么也睡不着,爬到楼顶看了一圈,也静不下心。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滚了半天,依然难以平静。

     张继浅忽然想起来自己每次试验都小心的控制着念能力,要是把念气全部激发,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呢?说干就干,把一个吃光了的铁皮罐头瓶子放在卫生间,张继浅站在五米开外,右手遥遥对准瓶子,运气最强的念气激射出去。

     只听嗖的一声,清冽的水流如同子弹一般飞射而出,射出去的一瞬间,张继浅就感觉这次的结果会不一样。可是结果还是让他大吃一惊,罐头瓶子一点事儿没有!

     瓶子后面墙上的瓷砖,碎了一块儿。

     “我擦我也太不准了!”

     五米的距离打成这样,让张继浅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自己的瞄准能力。抚摸着瓷砖被打出的裂纹,张继浅难抑心里的激动。原来老子的能力还是好使的,这一下也挺狠了啊!这瓷砖不是本来就他娘是坏的吧?

     前进三步,重新瞄准罐头瓶,这次的距离近了很多。伸出右手,运气念气,屈起食指,又是一道水箭激射出去。这次张继浅看的很清楚,晶莹的水流集中铁盒子,将盒子的一面打穿,另一端也被水流射的扭曲变形,虽然没有对穿,但是张继浅也已经很满意了。

     趁着夜里无人,张继浅偷摸打开窗子,朝窗外稀里哗啦的射了十几支水箭,才感觉微微有点疲惫,体内的念气有些跟不上,赶紧关上窗子重新进入修炼状态,不多时已经将损失的念气补回来。

     哈哈哈哈,老子有念能力了,这不是六脉神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