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军武部队
    城内巡逻的士兵与警察越来越少,更多的人被征集到墙上参与对虫子的抵抗。滨城市军政联合指挥部公布了新的条令,征调青壮年退伍军人重新入伍,将保证军人及家属的饮食供应。

     坊间什么传言都有,有说机场那边天天有飞机接人,领导和当官的早就走光了的;有说部队没子弹了,正派人和虫子谈判,谈不拢大家都得死的。

     在过去的时代,每次这种谣言一起,就立即会有专家学者跳出来辟谣,在招致民众的一通谩骂事件慢慢平息。而如今网络、媒体统统消失,老百姓们反而盼着有人出来辟谣,盼着有军队出来发布公告说这是假的。然而与滨城市越来越紧张的防守形势相比,高层们已经顾不上这种小事了。

     滨城市已经快两个月没有炮声响起过了,这是让高墙后的人们唯一略有安慰的事情。而知道真相的军政官员一点也不开心,因为从侦察机与卫星监控的画面上,整个辽省的虫群都在朝滨城市聚集。这两个月的平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茫茫夜幕中,两个中队的歼-31战机保护着的几架伊尔76由京都基地起飞,飞向滨城市机场。航程只有不到两个小时,在飞行中途,由滨城市机场起飞的歼10战斗机也加入护航编队。除了歼10外,还有几架即将退役的歼8,这次护航,滨城市空军出动了所有战机。

     即便是参与护航的战斗机飞行员,也是起飞后才被告知执行的是什么任务,滨城的两个军用机场在飞机降落前30分钟收到命令全面戒严,实施最高级别的警戒,而最终飞机却在滨城市民用机场降落。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保密级别之高连很多部队的高层都不清楚。

     一队队士兵从飞机上走了下来,他们身着滨城士兵没有见过的新式作战服,臂章的样式也跟以前所见的所有部队都不同。两条飞龙拱卫着一把利剑,“共和国念能力者武装部队”的金字成弧形秀在利剑的上方。

     看到飞机落地,滨城军分区司令李宏鹏松了一口气。

     三天前,滨城市军政联合指挥部里,来自中科院的教授、滨城市几所高校的专家学者、滨城市化学物理研究所的专家、政府的高层和军队的高级军官,把本来颇为宽敞的会议室挤的满满当当。

     大屏幕上,一段视频在静静的播放着。视频中一队外军正依托地形对冲击城市的虫群进行射击,从士兵们手中的FAMAS步枪和身上先进的战斗服来看,这应该是法军部队。除了持枪射击的法军士兵外,还有一些身着军服却没有拿武器的士兵,当虫群数量给防线带来压力时,一位矮个子军人手上忽然释放出耀眼的光芒,几道手臂粗的闪电指向即将越过防御工事的虫群,冲在最前面的几十只虫子一瞬间僵硬不动。

     “这是七个月前法国国防部与我们共享的资料,之前看到的两端一段是由美军拍摄,另外一段是俄罗斯陆军在莫斯科保卫战时的视频。视频上的画面都不是电脑特技,这些…这些奇迹吧,都是由念能力者实现的。”

     一语哗然,念能力者?超人?这让严谨的专家学者们难以接受,连一向安静沉稳的军官们也开始窃窃私语。

     “关于念能力者的来历,以及这种命名方式,我都不清楚。可以告诉大家的是,人群中有一部分人是具备这种操控特殊能量的,我们需要的是把这些人鉴别出来,对他们的能力加以挖掘,进儿培养成可以协助我们防守城市的重要力量。京都基地已经成立了一支全部由念能力者构成的部队,军部也将派遣其中的一部分到这里来,帮助我们防守的同时,开展念能力者的甄选、管理和训练工作。”

     震惊过后,李宏鹏做出了下一阶段的工作部署。在全民筛选之前,先在军队中进行潜力甄别,保证军队对滨城市的绝对控制力,同时提醒各单位注意,对能力者的事情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一旦发现具备特殊能力或者极其强大的能力者,第一时间上报指挥部。

     关于能力者甄别的流程并不复杂,在念能力者部队的协助下,滨城市军队的甄别工作很快完成,对平民的鉴别也迅速展开。军政指挥部做出承诺,只要是被认定有念能力修炼潜质的人,都会得到免费的伙食供应。

     吃了几个月的稀饭,灾民们对伙食供应充满了渴望。听说有这样的政策,老百姓们参与测试的热情都很高。军方成立了念能力者培训班,拥有念能力修炼基础的人被登记在册,安排集中学习。能力强大的人还能住进军属区,自己和家人都能得到保护和照顾。

     张继浅没有马上去做测试,而是观察了一下形势,发现觉醒者都平安的回到了家里,没有被强制带进军队入伍,也没有被拉去实验室做解剖实验。念能力?嘿嘿,老子也会!“梦中人”并没有告诉自己不要去做测试,虫子降临后,那些幻觉再也没有出现过。

     张继浅能够回忆起来的只有一些零碎的片段,除了修炼念能力的方法外,还有一些格斗知识与生存技巧。不去做测试是张继浅自己的决定,军方总不可能白吃白喝的养着一些人,念能力者再强,不用不也等于一群饭桶?知道过几天会不会被拉上墙头打虫子?

     能力者的事情让整个城市有了一些变化,成了人们关注的新热点,而虫子好像暂时性被遗忘了。终于在这天深夜,隆隆的炮声重新响了起来。虽然离的很远,听不真切,但是对过了几个月平静生活的滨城人来说,无异于一记响雷。开始的时候很多人还抱有错觉,希望是自己听错了,可是很快绵延不断的炮声让所有人的侥幸破灭,虫子又在攻城了!声声炮响,一边轰击着虫子,也一边轰击着人们脆弱的心里防线。

     炮声响了一夜,到清晨才渐渐停歇,站在高墙后,也可以看见焚烧虫尸所涌起的鼓鼓黑烟,在离高墙近一点的地方,还能够闻到刺鼻的臭味儿。高墙保护后的人们终于想起来,墙外面,依然是虫子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