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旖旎风光
    “不把灯打开?”张继浅把手伸向床头柜上的小台灯。黑暗中,没等摸过去,就被陈莉莉按住。

     陈莉莉自己解开最后一点遮掩后,黑暗,成了两个人之间遮羞的面纱。尽管张继浅挺想打开灯看看莉莉的样子,可在眼睛适应了忽然的黑暗后,才觉得这张朦胧间的感觉也不错。双手代替眼睛重新认识着面前的人,自己喜欢的女人。

     陈莉莉的身材很饱满,或许在一些喜欢骨感的人眼里,显得稍稍有些胖,不过这正是张继浅喜欢的。一对饱满要用一双手才堪堪握住。

     用嘴巴轻轻含住,舌尖仿佛伸进了蜜罐儿里。夜还长,这无尽的甜蜜可以慢慢品尝。

     屋子里的空调开的很足,开始的时候,莉莉的皮肤摸上去还有些凉,滑滑的、弹弹的,有点像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皮冻。

     张继浅不知道自己身上的温度是什么样的,但是感觉不出来自己冷。黑暗中想去找找空调的遥控器,又想不起来放在哪。

     “冷不冷,要不然我开灯把空调关了?”

     莉莉没说话,而是握住了张继浅的手,在浑身上下抚摸起来。一股冲动又涌上心头,什么找不找遥控器的事儿也就略了过去。

     床上的娇躯仿佛一座宝藏,有无数的珍宝等待自己去开采。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丰满的躯体才稍微动了动,嘴里发出轻声的呻吟。仿佛有点不耐烦,又好像是无意义的低语。

     “开始吧?”张继浅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嗯。”莉莉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在娇躯的引导下,接下来进行的很顺利,就是时间太短了点。

     前半个夜,张继浅不安分的像剩下晚间的阵雨,下过一阵,天空仍不放晴,阴着阴着,就又下起雨来。好在身下的大地也是干涸已久,贪婪的吸收着每一滴雨水。敞开怀抱,迎接着每一次雨露的洗礼。

     几场暴雨过后,张继浅才觉得空调开的并不算足,在凉凉的冷气下,身上也是燥热的很。可心里的热度,却随着宣泄降下来一些。

     “呼~”张继浅长出了一口气。

     “第一次就这样,还挺厉害,值得培养。”

     “厉害吧,第一次就跟你打平手。”

     话一出口,张继浅就有点后悔。这样好像在说莉莉不是第一次一样,其实他心里并不在意。

     “平手?谁给你的勇气呀。”

     莉莉翻了个身,把张继浅压在了身下。

     双方的位置互换,张继浅变成了一座宝藏。而作为勘探员,莉莉的手法明显比张继浅熟练的多。才刚下过雨的天气,在莉莉的撩拨下,很快又阴云密布。

     不等张继浅翻身上马,莉莉就主动骑了上来。

     上下易置,又是一种新的感受。只需要躺在那,静静感受就可以。莉莉很有技巧,舒爽的张继浅几乎要叫出声来。

     这盛夏的暴雨,来得快。张继浅这才知道,所谓“打成平手”,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这样的技巧,怕是经过很多次才练就的吧?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就被张继浅打消回去。

     陈莉莉的过去自己是知道的,但依然接受了,自己是喜欢她的。而莉莉也没有隐瞒,没有表演,而是直接将最真实的一面展露出来。张继浅本身也没有处女情结,哪怕自己的女朋友有过不那么简单的过去,他也不愿意去深究,尤其是现在这个旖旎的时刻。

     陈莉莉也有些紧张,黑暗中,她细细的注意着张继浅的反应。现在做的有些孤注一掷,也有些太主动了。可是对于自己的过去,莉莉很清楚,大多数男人会在意,甚至会嫌弃的吧。他会么?今天会不会是两个人最后一次接触了。

     从张继浅身上下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当呻吟和喘息声停止,才发现原来屋子里原来这样安静。

     “会不会是渣男啊你?”

     “不会。”张继浅拉着莉莉的手,两个人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没有话说,屋子里的气氛有点尴尬,张继浅想了想话题。

     “那个苏家,你知道么?”

     “知道,旧时代共和国机械制造业中的巨头,除了北方工业外,剩下的半壁江山都由他们在控制,是民营领域的大头,背后的底蕴深不可测。”

     “哎,麻烦。”

     “不是挺好么?这么多组织拉拢你,证明你有价值。”

     “说不好吧,有点不喜欢,不适应。”

     “该做的功课还是要做的,这一期来滨城的几个豪门家族,你心里要有数哦。在京基地,他们的影响力甚至不弱于军武。”

     “这么厉害?不就是一帮有点钱的么,怎么能比得过军队?”

     “你不懂,钱也是资源,或者说资源的象征,过去用钞票,现在用信用点。不管人家是通过什么途径,人家现在手里是有资源的。军武还好,一些普通部队,各地残余驻军,都在主动巴结他们。”

     “好吧…”

     “你别不当回事儿,在京基地,几家豪门财团结盟后,话语权谁都不会轻视,要不是他们内部也矛盾重重,军队都有些压制不住。就算拒绝人,态度也尽量好一点。”

     “哎,好吧,现在知道联络官的重要性了,以后就让他们解决。”

     “慢慢就好了,我相信你。”

     “恩!”

     说到联络官,张继浅忽然想起林娇,不知道这个很久没联系的联络官怎么样了。

     这一夜,另一边,苏氏家族滨城的别墅区。

     “苏哲,这个女孩你看怎么样。”

     一个信封撇过去,一碟约十几张照片如同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般散落在桌子上。上面是各个角度,远近距离的陈莉莉。有的是证件照,有的是偷拍,有的是长焦相机捕捉的。

     叫苏哲的男人捡着看了看。

     “这水准?不够上我床的。”

     “你那几个宝贝里,能不能拿出来几个。”

     “干嘛,讨好那个家伙?”

     “我觉得这个女孩不够出色,可以作为突破口。”

     “值得么?一个二阶符文师,就算是能做出符合符文,我们苏家也没必要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