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分歧
    “张继浅我不敢说,不过田际中亲自找他谈过,这分量就不一样了吧。”

     听********人这么说,姓苏的青年也就不说什么了。

     随着审查团和新的几家豪门的到来,滨城市各方关注的热点,悄然的发生着变化。符文师,成为了所有势力最为关注的目标。

     接下来的挺长时间里,张继浅接到了不少家势力的邀请。不过从规模和拿出的诚意上,都比不过研究院与苏家。马辰铭

     只有少数人注意到,滨城驻军的戒备正一天比一天紧张。

     “大家都到了吧,不起立了,我们直接进入正题。”

     李宏鹏快步走进会议室。看到司令到了,复杂演示的参谋开始操纵投影仪。

     “由于卫星的原因,一个月后,我们就将失去这部分区域的日常观测信息。这是极端危险的,在过去的五个月,虫群数量增长了17%么,连续3个月增长超过5%。在上个月的打击活动中,我们实现了其数量的负增长,总数下降0.7%,代价是354名士兵阵亡,227名士兵受伤,其中包括四名能力者。”

     灾难一年多后,由于没有地面指令进行姿态调整,一些近地轨道卫星开始逐步掉落。卫星并非是很多人想象那样,可以一直在太空中漂浮到寿命结束。大部分卫星每年都要做姿态调整,消除高层大气阻力带来的影响。

     现在,卫星的消失已久开始影响着幸存者。另一方面,经历了核打击后,母虫被全部消灭,残余的虫群激发了繁殖能力。在强大的繁殖力作用下,经历了沉重打击的虫群开始复苏。世界各地的人类武装都在想尽办法遏制他们,而迄今为止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做法。

     “损失最多的还是我们的重火力,按照滨城市现在的军火生产速度,短时间内我们无法再次发起这样大规模的进攻。”

     在座的都是各部队的军事主官,年轻参谋的话已经说明了对虫群歼灭行动的失败。

     “都有什么看法?”李宏鹏看了看下面的高级军官。

     第二主力师师长傅正义先开的口:

     “收缩部队转入防御是一定的了。如果京基地还能够有支援,外围的几个据点可以保留。如果不行,我看就把部队都收缩回墙内。”

     几个师长和独立旅的长官互相看看,谁也没有说话。

     “京基地的支援大家就不要指望了,就算能到,也是杯水车薪,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李宏鹏直接给了答案。

     “外围据点一旦都丢了,一旦又形成大规模虫潮,那么就是直接冲击滨城市的高墙。我们又回到了之前没有退路的情形,万一出意外,后果太严重了吧。”七师师长姜树直考虑了一下,说了下反对意见。

     “守?怎么守,每天光是运送给养,就是一大笔消耗。油料都耗不起。有那个精力,不如加高一下围墙。”

     “二十里铺、金州、南关岭几个要塞,建设了这么长时间,就这么丢掉。如果早说加高围墙,那我们这几个月拿出这么多精力建设出的外围防线,就这么丢了?”

     “姜师长,半年前谁也算不到今天的情况,再说了,这场战争我看也不能用以前的思维去看。要那么长的战略纵深,是不是有用处啊?”

     军官们的观点大致和二师师长的意见相同。

     “好了,这个问题先放一放,就说守,守住滨城市,大家都有什么好点子?”李宏鹏把话题换了一下。

     “和之前一样呗,补充了这么多新式武器,城墙加固一下,我看没啥问题。”

     “城墙虽然加固了,但是虫子也发生了新变化。这一批我们面对的虫子明显更强,种类也更多。如果让他们在城外放开了打,防守压力也不会小。”

     “那这么说,我们把防守力量分散在城外的要塞里,就能守得住了?”

     “至少会给我们时间观察,重新制定新的对策。”

     “观察?京基地的支援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观察再久,不也是这一套。”

     几个部队的高级干部争论了一会,大部分部队也都赞成把部队撤回来。散会时,九师师长郭明跑上来,揽着姜树直就进了自己的车。

     “我跟你司机说了,晚上一块儿上我们师吃饭,明天也没事儿,咱们喝点。”

     “没心情喝,你说气人不气人?建设前方几个堡垒,花了多少钱?现在就这么扔了。”

     “消消气、消消气,你也不说不知道,要塞里都是前面他们那边的部队,他们巴不得撤回墙后呢。”

     “这是一码事么?如果说我们七师在前面,我没二话。同样是战争,因为对面没有强,不是人,就不需要战略纵深了?什么都指着那堵墙,那干脆再把墙修高点,都不用人守着了,大家都在墙里面待着吧。”

     “你说这没用,我看现在司令也是这个意思。再说支持这个方案的人多,咱俩没必要操那个心。”

     “哎…”

     两个人唠了会滨城的防御方案,话题渐渐转到别的地方。

     “哎?我那个大侄子咋样。”

     “姜洋是个好小子,几个月功夫,把我的能力者大队搞的有声有色,我开始真没想到他能做这么好。话说这么个宝贝疙瘩,你怎么就给我了?”

     “不弄到你那锻炼锻炼,成不了才。我们师不少干部都是看着他长大的,在自己家里能练出啥来?要是条件允许,我都把他送到外地去。”

     “可别,你知道么,你这个侄子可立功了。研究院出的那个符文师,和姜洋是朋友。这小子最近给我弄出不少符文来,强化我们的能力者大队。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啊。我看我们那一个能力者融合了力量符文,一阶符文抵得上老兵练多少年。。”

     “那还真得重视了。我说,我这大侄子给你们谋这么多好处,你不是想一顿酒就把我打发了吧?”

     “不能不能,以后必有重谢。今天咱哥俩就是叙旧。”

     “叙旧?那可不行,我们师能喝的几个我可都没带啊!”

     “没带就对了!今天就是要把你放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