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寻找买家
    “符文是值钱货?”张继浅两眼简直要发绿光。

     “是啊,这可是最硬的通货了,基本都在军武手里,高阶猎人可以用积分换,普通部队和豪门家族想要,基本就得砸钱买。”

     “一个符文,能卖多少钱?”

     “要看几阶的,而且还得看是什么符文。”

     “一阶的吧,力量增强,敏捷增强,还有感知类的,还有…比如硬化皮肤这种防御类的?”

     张继浅是有实力做出二阶符文的,但是怕说出去太扎眼。

     “力量、敏捷肯定是抢手货,感知类的要看买主,视力增强的话估计很多部队愿意为狙击手、优秀的射手花点钱,听力、嗅觉这些就够呛了,除非有特殊需要的。不过也不一定,这类符文需要的人少,做的也少。”

     “哦哦,明白了,你能帮我联系联系买家么?”

     “怎么,你能弄到符文?”

     姜洋也挺惊讶,虽然知道张继浅是研究员,但是研究员研究的东西多了去了,可不是每个研究员都和符文有关。

     “能啊,我就是研究符文的。”

     “可是符文是重要的管制物资,就算你是研究员,也不大方便吧?”

     “管制?那他们怎么还卖?”

     “你不懂,规矩也是为某些人制定的,当你的实力超出一定范围,那些束缚普通人的条条框框对你就没有作用。”

     “哦哦,那我自己做的,拿出来卖可以吧?”

     “自己做的?”

     姜洋恨不得跑过来摸了摸张继浅的头,“你没事儿吧?在丛林里被吓坏了?”

     “屁,我好着呢。”

     “好着呢你逗我说你能做符文,你知道一个符文师现在什么价么?”

     “什么价?”

     “我都没法说!这不是信用点能衡量的,哪怕是一阶符文师,那也是无价之宝!”

     “这么夸张?”

     “你以为?要是二阶符文师,那更是得翻上天去,我们师长为了找符文师,都好急疯了,现在脾气暴着呢,见谁咬谁。”

     “哦哦,没想到啊,这可真是金饭碗。”

     “你刚才说,你能做符文?”

     “是啊。”

     “没开玩笑?”

     “你再拿我开心,我走了啊。”

     “我哪敢拿你开心啊!我现在就怕你拿我开心。”

     张继浅足足唠叨了半个小时,姜洋猜相信他是一个符文师。

     “听你讲完,我才确定你是有毛病了。”

     “我有啥毛病?”

     “你一个符文师,一个研究员,你闲的和我们跑到训练营遭罪去?坐实验室里涂涂画画不好么?”

     “说是那样能提升符文师等级,我也不太清楚。那你帮我联系联系买家吧,力量的抢手,那我就先弄力量的。”

     “不用联系,你面前就是现成的买家!你出的,我包了,价格绝对公道。”

     “行行行,那我也省事儿了。”

     挂了电话,张继浅就开始琢磨符文的事儿。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和胡世民打个招呼。

     好日子没两天,张继浅就接到实验室通知让他回去了。

     “胡导,我想先问问,我要是把自己做的符文拿出去卖,不算犯纪律吧?”

     “你?毛还没长全,都要卖符文了。行啊,没问题,等你成了正式的符文师,完成军武的指标,剩下的你随便去卖。”

     对于符文师,军武有明确的纪律。当完成符文师考核后,每个月可以享受符文师津贴,同时也需要按月上交足够数量的符文来完成“业绩”。符文的刻录是一项辛苦的工作,需要精力的高度集中,同时也会给符文师带来沉重的负担。军武的几个符文师每次完成指标后,都没有余力再接什么别的单子。如果就是有能力接,军武也不会制止。

     师徒二人各自打着各自的小算盘,开始了实验室的研究。几个月没接触这些东西,张继浅已经有些生疏了。胡世民依然是大水满贯式的教学,所有东西不管有用没用先教了再说,嚼烂是以后的事。

     这样的日子让张继浅苦不堪言,连和陈莉莉亲热的时间都没有。要不是时常能亲亲嘴摸摸小手,张继浅都有撂挑子不干的冲动。

     “符文师考试是大测,以前都是五年一次。今年算是临时增加的吧,滨城市是新考点,京基地那边派人来考核,你可别让我丢这张老脸。”

     按胡世民的说法,之前阵势搞的那么大,无论如何得弄个二阶符文回来才像样。符文师的评测很简单,只要能做出一个二阶符文,就算是二阶符文师。

     现在离测试还有两个月时间,张继浅是有制作出二阶符文能力的。按照老胡的要求,张继浅必须在精度、速度、符文性能上都取得优的成绩才过关,因此训练一刻也不能放松。

     高强度的走线、流动性练习,让张继浅也有点吃不消。姜洋还兴冲冲的在那等符文,张继浅早就累的爬不起来了。

     “师长那我可是打了保票,你别坑兄弟我啊!”姜洋一个劲儿的催。

     “好歹你得让我通过资格评测啊,要不然我一个无证上岗的,做出来的东西你敢用?”

     经过两个月的疯狂练习,张继浅的符文能力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几个单一属性的常规符文已经做的非常熟练,测试数据也非常漂亮。做出来的符文,胡世民一张也不让张继浅拿出去卖。

     “奇货可居,我又不是给你私吞了,你急什么?要急也是我比你急,评测会上你给我好好表现!”

     为了这次资格测评,胡世民确实比张继浅还上心。老爷子几夜几夜的不睡觉,看的张继浅都心疼。胡世民却说没事儿,自己一把老骨头活不了几年,这时候要是不发光发热什么时候发?张继浅一方面佩服胡世民这种大公无私的精神,一面替自己伤心。

     “还能年轻几年啊,不趁现在好好开枝散叶多生娃,老了还有子弹么?”

     两个月的时间转眼而过,专门护送专家的车队从京基地浩浩荡荡的涌进了滨城市。除了京基地的评测专家团队,还有几个豪门家族和集团军办事处的人,面对滨城市这块“净土”,更多方面显示出了兴趣。而所有人最关心的,还是这一次滨城市的符文师评测大会。